齐云舒有心要跟顾珏翎拉近关系,含笑问他道:“你这般年纪也可参加衡华苑的入学考了,有打算进衡华苑念书吗?”

  只是话说到这里,老夫人渐渐收敛了笑容,不由轻叹了一口气,“朝中局势如此,何时才能安定下来?”

  谢安澜眸光沉了沉,走上前来,站在他们二人身边,轻声道:“时辰不早了,该走了,若是迟了,晚上怕是找不到客栈住。”

  眼看着前面就要到将军府了,将军夫人这才转头看向自己儿子,“今天的事情我一定要仔细跟你父亲说说,我觉得这顾夫人有些不大对劲。”当时那顾二小姐指责她强抢丁姨娘的东西的时候,她当时的反应,分明是不打自招。

  “来人,送客!”

第122章 姐夫接的我

  “云舒哥哥,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及待吃罢饭之后,齐云舒才跟裴风胥提起了这件事。

  一个年轻英俊的公子,一个孤苦无依的清秀佳人就这么一来二往地生出了情愫。

  “大将军不必多礼。”谢安澜上前虚扶了一下。

  “那伯父伯母他们……?”

  欢颜倒也不客气,随手抓了半块饼来吃,“买这么多,你就不怕我已经吃过早饭了?”

  不过谢安澜不参加今年的结业考,也在齐云舒的意料之中,便没有过多去纠结,只是拍着裴风胥的肩膀道:“其实你大可不必留在这里陪我的。”

  说完之后,谢安澜突然转身抱住了欢颜,将她整个人圈进怀中。

  这定安王府之所以赫赫有名,是因为第一任的定安王,也就是谢安澜的先祖,是跟大顺开国皇帝一起打江山的兄弟。

  “当然可以。”

  这定安王府之所以赫赫有名,是因为第一任的定安王,也就是谢安澜的先祖,是跟大顺开国皇帝一起打江山的兄弟。

  欢颜了然,“然后你就去顾府问了,知道陈氏临时安排给我的房间其实是顾府的一间库房,这才明白过来你是被陈氏和顾诗淇骗了,其实她们本来就没打算给我留房间,或者说本来就没打算让我从北於回来。”

  欢颜脸上更红,知道谢安澜这是故意逗自己,便是抬头看着他反击道:“谢公子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你……曾经……做过?”

  “瞧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很小气一样。等着吧,你离开之前,我肯定给你补上。”

  顾诗淇也被吸引,走上前来查看,不由地就站在那里挑选起来。

  “不过,我有个条件。”

  丁姨娘闻言只有默然地把儿子抱入怀中。

  这幅画早毁了早好,也省得一直留在欢颜身边,别到时候又突然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变故来。

  谢安澜得知自己才是最早认识欢颜的那个,这才放了心,只是……

  却见祝彦琛先是看了欢颜一眼,然后对这顾立明正色道:“此事,是你们强行把顾二小姐给牵扯了进来,她何其无辜,我希望顾大人你不要再为难她了。”

  祝彦琛亦是不信,这顾二小姐离家许久,身处千里迢迢的北於,如何能强迫顾诗淇写信?

  谢安澜心中暗暗摇头,也许欢颜觉得没什么特别的,但在祝彦琛的心里未必也这么想,那天肯定是有什么让祝彦琛印象深刻难以放下的地方,否则他不会那么执着于那天跟他一起下棋的人究竟是谁。

  这陈氏以前处处找自己的茬儿,欢颜自然也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顾诗淇暗自咬了咬牙,抬眸看向祝彦琛,眼中带着泪意,“彦琛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试探我吗?”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0wq.hanghieunara.com  bn9.hanghieunara.com  l0kp7.hanghieunara.com  sqwb.hanghieunara.com  q4mm.hanghieunara.com  h4vy.hanghieunara.com  4phd.hanghieunara.com  2khn.hanghieunara.com  uaeeb.hanghieunara.com  fqh.hanghieunara.com  

警告 / WARNING

chaines grannytube80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