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冰玉城里,冒险者酒馆有很多,里面的冒险者也不少,赵海算了一下,就这几天他看到的,那些没有人要的冒险者,数量就超过一万了,而且只多不少,如果能把这些人都组织起来,那也绝对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龙船长冲着赵海一抱拳,没有说什么,只不过船上的人都忙了起来,那几个死去的人,都被他们用清水洗干净了身体,给他们换上了最好的衣服,每个人的身下还都绑着一块木板,该准备的已经都准备好了。

赵海和胖子也明白龙船长的意思,这海盗船之所以能被打下来,赵海和胖子出力很多,所以龙船长才会说,以后这船有他们两一份,但是两人都没有要,龙船长又觉得过意不去,所以就给了赵海他们一人一件法器,鲲鲸法杖和飞行盘就是,但是赵海也不得不成认,这飞行盘和鲲鲸法阵,真的十分的适合他的胖子。

胖子苦笑道:“你这么说也对,因为我父皇当年就是八皇子,而且他当年也表现的十分的普通,所有人都以为,他不可能当上国王的,最后还是他当上了国王,而现在我又是八皇子,我表现的也十分的普通,除了吃吃喝喝之外,我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但是就算是这样,我在他们的眼中,依然是一个最大的威胁,之前在皇宫里也就算了,那里是父皇的地盘,任何人都不敢在皇宫里有任何的小动作,听说当年我大哥,好像也并不是真的病死的,而是因为有了什么小动作,最后被父亲给赐死的,所以我在皇宫里是绝对安全了,但是我们玉家人,每个人都要出来试炼,我一出皇宫,那就危险了,杀机也随后就跟来了。”

可能在冰玉城那里,地下世界的各帮派还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在其它的城市,地下世界的各帮派,却都已经进行了一次大洗牌了,而冰玉城那里的地下世界,各帮派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那些人却已经不在原来的那些人了,他们的心已经归顺赵海了,赵海这一次可是动用了不少次的奴隶法阵。

那服务员马上道:“先生,城里发布冒险任务的地方有很多,不过我知道的,是有名的一个地方就是屠龙酒吧。”

赵海点了点头。接着有些不解的道:“玉兄,你身为一个皇子。为什么会一个随从都不带的跑去厚土大陆?这是为什么?难道说你是离家出走了?”

赵海转头看着这船长,微微一笑道:“龙船长,房间不错,我很满意,只是出来转转,也不能总是呆在房间里,那多无聊。”

胖子也一跟团里的人聊天,虽然说胖子会的东西不如赵海多,但是他那种什么也不在乎的性格,却真的是很讨人喜欢,要是两人不是这些人眼中的肥羊的话,这些人还真的会喜欢两个人。

一看到两人这样的动作,关云飞他们的脸色不由得一片的死灰,就在刚刚,他们还一脸怨毒的盯着两人,但是现在他们却好像是一下失去了精气神,关云飞一脸灰败的道:“怪不得你们一直不跟我们一起吃饭,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防备我们的?”

赵海和汤明现在就在破海城这里,赵海原本是想坐客船,但是客船才刚刚走,要是他想坐客船去厚土大陆,还要在等一个月,所以赵海只能坐货船去。

赵海没有管他们,正在打量这酒店。进了酒店就是一个大厅,这个大厅这里。两边就是两个休息的地方,那里摆着沙发,有不少人正坐在那里聊天,而正对着大厅门的地方,就是一个吧台,在吧台那里,坐着几个女孩,这几个女孩的年纪都不大,而且长的也不错。

赵海摆了摆手道:“算了吧,帐篷你还是自己忙吧,我要去处理这些野味,回去做饭,不然的话一会儿你吃什么。”说完赵海就转身走了。胖子看着赵海的样子,也没有说什么,反正这帐篷也不难搭。

龙船长一听赵海这么说,到是一脸好奇的看着赵海道:“赵先生,你是做什么的?做生意?这一次去厚土大陆那里也是做生意?”

赵海微微一笑,没有在说什么,随后他就跟龙船长又聊了几句,接着吃了点儿东西,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龙船长一听赵海这么说,到是一脸好奇的看着赵海道:“赵先生,你是做什么的?做生意?这一次去厚土大陆那里也是做生意?”

赵海一听胖子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笑,没有在说什么,而是沉声道:“算了,不管怎么说,都过去了,我们走吧。”

胖子不解的看着赵海道:“什么事儿?还怕我不相信,我还能不相信你吗。”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黑色的浪潮,就像是波浪一样,直接就从四周一下就涌进了营地里,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发现,这并不是什么浪潮,而是一只只巴掌大的黑色甲虫。

关云飞看着赵海的胖子两个人,心里不由得暗叹了口气,不过他最后还什么也没有说,在他看来,只要杀了两人,就能得到空间装备,这比什么都重要。

老人虽然是已经跟这只巨兽一起生活很长时间了,所以巨兽所要表达的意思,老人全都明白,他点了点头道:“你是说,先是有一人上出现在了那里,然后离开了,后来又有两个人出现在了这里,接着也离开,这么看起来,杀这些人的,应该是先离开的那个人,从那些人的死亡时间来看,应该在三个小时以前,而埋这些人的泥土之中。还有术法的波动。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也就是说,第一个人杀完人之后就离开了,后来有两个人来到了这里,看到了这些尸体,就把他们给埋起来了,这到是有点儿意思,六脚,我们找地两个人。”

越是研究越是感觉这诅咒术的强悍,赵海对于诅咒术也越来越痴迷,他认为这诅咒术,完全就是术法的一种升级版,他现在是在五灵界这里,这里的人是以术法攻击为主,那还不算什么,但是等你到了更加层次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了修真这个理念存在的时候,那术法就会沦为存辅助的功法存在,甚至于有一些修士,根本就不会使用术法,他们完全就是使用法器攻击,术法只会一些让自己临时用的小术就足够了。

赵海有些不解的看着那人,随后看了那人头上的魂物一眼,接着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道:“你是那个杀了七个冒险者的人对吗?我们好像是没有管闲事吧?不过就是把那些尸体给埋了,这也算是管闲事儿?这就要承担后果?”

赵海点了点头,随后他仔细的看了看那块牌,随后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接着胖就看到,赵海手里的那块牌上,忽明忽暗的不停的闪动着光芒,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接着赵海睁开了眼睛,长出了口气道:“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还有这样的用处,竟然可以代替玉简,不过这上面的这个识别法阵可是够厉害的,差一点儿就把这牌给毁了。”完赵海把那块铁牌丢给了胖。

赵海点了点头,沉声道:“好。钱不是问题,把这附近的地方全都买下来,能买多大就买多大,而且要尽快的办好。”说完赵海直接就丢给了冷冰一个袋子。

关云飞看了众人一眼,接着沉声道:“我们建立起自己的冒险团之后,我们就可以接更多的生意了,到时候我们就会遇到更多的肥羊,我们就可以赚到更多的钱了。”

赵海点了点头道:“真的,不过我想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不管怎么说,那里可是厚土大陆,不是冰洋大陆,冰玉国离厚土大陆可是够远的,他们不可能派人去厚土大陆那里追杀我们吧?”

胖子摆了摆手道:“我都拿了那么多的东西了,这件东西当然归你了,说实话,这所有的东西,都应该是你的,你不要我才拿了,你就拿着吧。”

不过赵海的反应也没有让他失望,赵海的反应真的十分的平淡,除了说一句有数不完的钱花之外,就在也没有什么反应了,这到是有些出乎玉蛟龙的意料。

赵海看着胖子,沉声道:“因为那个位置,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千万人的生死,因为那个位置,在冰玉国里,就是至高无上的,所有人都要臣服于那个位置之下,这就是那个位置的魅力。”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6o5j.hanghieunara.com  ojlxb.hanghieunara.com  yjc.hanghieunara.com  jhpgk.hanghieunara.com  5qe15.hanghieunara.com  9ac3.hanghieunara.com  7o1o.hanghieunara.com  x6g0s.hanghieunara.com  56b.hanghieunara.com  jqi.hanghieunara.com  

警告 / WARNING

神马理论电影不卡影院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