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耳边长剑破空之声,钱浅几乎绝望。.受了这么多的罪,天天被死亡威胁,她已经足够努力了,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不行!为什么还是要失败!不行!!

  钱浅回到庇护所的时候,厉曜并没有像是平时一样在屋里运功疗伤,反而站在院子抬头望着天。一听见钱浅从密道出来的动静,他立刻转头去看:“回来了?你今日效率倒高。”

  很快就要到她领噬心蛊解药的日子了,其实钱浅也不知道,屠毅死了之后她还能不能顺利的拿到下一次的解药。眼下不管半山宅子里的那对夫妻到底是谁,钱浅只希望他们在天圣宫的地位越重要越好,那对夫妻的身份越重要,她这个成功混进去的瞎子细作就更有活着的价值。

  “只有他一个人。”7788又看了一遍小监控之后告诉钱浅:“他也在庙里找了个地方藏起来了。”

  一切似乎都在按照重型机甲壳的计划进行,他们埋伏在恐惧回廊最大一片夜光矿附近,专门来进行开采的弑神战刀团队,绝对会走近他们的埋伏圈。只是重型机甲壳没想到,原来被埋伏的是他自己。

  钱浅顺着张婆婆声音的方向,空洞的眼睛对准了坐在桌边的管事,微微弯腰施礼。因为没有叫7788帮忙矫正角度,没经验的瞎子钱浅角度略有偏差,不过桌前的管事显然不介意,他甚至有些稀奇的笑起来“燕娘子如何得知我坐在这个方向”

  苏琅玉在天圣宫养好伤后就再也没有离开,为了报恩,她主动提出留在天圣宫,为厉曜当牛做马。

  还好钱浅平时做事尽心尽力,墨泉叫她做事她都跑得飞快,因此墨泉也只是以为她一个瞎子,没事的时候太无聊所以才打瞌睡,并没有怀疑她其实是累坏了。

  “屠毅,是你杀的?”厉曜点点头:“原来如此。那我如今收了你的命也是理所当然。我让燕娘为我卖命,不给些好处自然不行。燕娘要为夫报仇,这仇人自然一个都不能落下。况且我与洛星竹也有几分交情,他的仇,我帮着报了。”

  “不是。”钱浅异常严肃的摇摇头:“我一来就研究过自己了,这个身体不是一点武功不会,有一点点内功底子,但是因为练了没几天,所以底子很薄,不过我根骨不错,也不算太糟糕。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发现我是个细作。屠毅……他是被我原主弄死的。”

  “义父死于我手不足一月,他们在此时提出订婚,无非各取所需而已。”厉曜冷笑一声:“宫主令落到了厉枭手中,而掌握隐魈堂的天圣令一定在厉含雪手中。”

  “这么天圣宫变态的地方毁了不是刚好。”7788小脸皱着,一副嫌弃的模样“里面没啥正常人。”

  “……是!”钱浅觉得自己也越来越像个变态。她依照厉曜的命令,就这样将洛星竹丢在原地,站起身来用衣角擦了擦沾满血的双手,又按照7788的指示仔仔细细的将自己沾了血的衣摆用剑割下来丢掉。

  钱浅有些囧囧的摸摸鼻子,可也是哈,她现在是个瞎子,总不能跟厉曜说她自备小监控吧。厉曜出不去,唯一一个能去探查的也只有她,再说,找别人去帮忙摸情况她也不放心啊,最靠得住的还是77的全波段监控。

  “倒像是洛星竹能做出来的事。”厉曜毫不在意的点点头:“他还说什么了?”

  “压制噬心蛊并不费事。”鬼婆冲着钱浅嘿嘿一笑,那笑声怎么听怎么不怀好意:“原本无需太多代价。可你的噬心蛊还有月余就要发作了,不压制你就得死。救命,代价自然高些。”

  还好她现在的武功跟以前比进步非常大,长期勤苦练剑不辍,空间感也比以前提升了很多,再加上7788还是很靠谱的,因此瞎子翻山虽然风险高,但并不是做不到。

  “这里的人很可能已经见惯了死人,见惯了披麻戴孝的鳏夫寡妇。”钱浅很冷静的答道:“屠毅在天圣宫地位不低,出殡的时候居然一个来送他的都没有,可见天圣宫是个怎样的地方。厉枭没来,跟屠毅关系不错的厉曜也没来,冷漠到如此地步,你觉得正常吗?掌权者连个邀买人心的面子都不肯做一下,居然不怕其他活着的教徒看了心寒。”

  “这是常事。”窦钰冲钱浅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客人来求庇护又不是坐监,想四处走走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小姐放心,上一任住客绝不会泄露此地秘密,因为他已经开不了口了。”

  “所以……”钱浅顿时一呆:“这块令牌原来是有主人的?”

  “大嫂”薛景寞盯着被丢在自己怀里的小包子,有些不明所以的抬起头。

  “怎么?”钱浅立刻警觉起来:“路很难走?”

  “先生安排得真周到。”钱浅无神的眼睛对准窦钰,什么房子朝向布局,她才看不见,也就是白听听,瞎客气,她主要是来认路,然后给老板领路。

  “我认真反省不好吗?好好反省好好完成任务,以后你也能很省心啊。”钱浅紧紧盯着二维小地图上的点点,闷头走在厉曜身后,似乎一点都不关心厉曜把自己带到哪里去。

  “你可真会找借口。”钱浅一翻白眼“你说,你是不是去找过我爸妈说要年底前结婚”

  “她嫁给屠毅多年,一直住在这镇上,眼睛又看不见,照理说是个理想的人选。”蒙面人微微沉吟:“可是屠毅的死颇为可疑,总让我心里不太踏实。而且这女人居然有点内功底子,倒让我没想到。你觉得如何?”

  地方倒是很好找,钱浅从丹霄城的西城门出来后,沿着官道一直走,没过多久7788就通过监控发现偏离官道差不多两公里的距离,有一座孤单的小庙,周边环境看起来很荒凉,应该就是洛星竹所指的地点。7788先是仔细监控了荒庙周边所有的能量波动,确定没有人活动,才让钱浅往那边走。

  从绣衣坊后巷出来,钱浅身后并没有跟着尾巴,但她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回了自己之前租的小房子,在里面呆满两个时辰,直到天黑才摸黑回到了庇护所。

  “光凭穆玖其今天认出我,您就能确定他是夜影楼千变?”钱浅觉得这个推论bug挺多啊……

  钱浅根据7788的描述,当时就决定先去找那个瘦瘦的男人谈谈,枯骨师爷,那么长得像枯骨的人嫌疑最大不是吗?


60pf.hanghieunara.com  k0bp.hanghieunara.com  lju4.hanghieunara.com  16c.hanghieunara.com  n38l.hanghieunara.com  ss09v.hanghieunara.com  nh7x.hanghieunara.com  oki6n.hanghieunara.com  aoxvn.hanghieunara.com  f5ib1.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我的骚浪姐妹和母亲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