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他的背影,云澈的眉头稍稍沉了几分。

其中两枚,是普通的玄影石,另外两枚,小的那枚龙眼大小,释放着奇异莹光,大的那一块则呈灰白色,看上去倒像是一块再普通不过的石灰岩。

“赶紧给我取来!”雷千峰怒吼道:“它一定能救陌儿!”

这种完全不符认知和常识的变化,即使是立于混沌之巅的王界之王,都断然不会相信。

毫无疑问,他之后在萧青彤面前再也无法抬起头来,纵然被她连番喝骂,也几乎从不还口,但在外,性情却是因之变得越来越暴躁易怒。

“你……不懂……”云澈苦涩的道。

所有人的呼吸死死屏住……他们每个人都亲眼看到,方才可怕灾难的根源,竟是雷千峰欲毁灭黑魂山脉的力量被反轰了回来。

少女神情、言语冷淡之极,但这些位于吟雪、炎神最高层面的人物却无一人心中不满,而是全部匆匆还礼,无论目光、神识都悄然在少女身上停留了许久。

“也好!”来不及考虑,火如烈一把抓起火破云,直入玄阵之中,身影几乎与最后的玄光一同闪灭消失。

伤势逐渐平复,云澈的脸色也好了很多。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东西,从天毒珠中拿出了那块从雷千峰身上得到的灰色奇石:“如颜姑娘,这个东西是从雷千峰尸身上所得,应该不是普通的玄石,你可认得它是什么?”

冰凰圣域,飞雪如虹。

他的反应已经告诉了云澈答案……果然,火破云如此异常的金乌炎力,是和凤雪児一样,得到了金乌神灵以彻底消散为代价的完整赋予。

雷千峰此时的样子,分明已是失去理智。雷天罡哪敢再多言,连忙领命离开,随之,震耳的警鸣声响彻魂宗每一个角落。

“……”小茉莉的瞳眸中闪过一抹异色,随之,她的战意随着圣剑上怒睁的血色狼瞳而更加狂暴。

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在云澈耳边,沐冰云来到他的身侧,雪纱白裳,仙姿卓然。

“嘿,嘿嘿,果然没错!这极高层面的气息,必定是皇仙草无疑了!”南烈大帝兴奋的吼道。

“……”小茉莉的眼神一片微乱,她咬了咬嘴唇,轻声问道:“那她在什么地方,你要怎么找到她呢?”

“……正常的星球,连修成神道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事,为什么你的玄力会这么高?”云澈问道。

而一枚空幻石从天而降,轻飘飘的落在了云澈的身边。

“你师尊是在哪里找到你的?”沐冰云开口,声音依然是熟悉的柔和。

“你就是太记挂云澈哥哥了,怕他在外面有危险,才会在他走后总是做相同的噩梦。”苏苓儿安慰着:“有人这么记挂着他,他要是敢回来晚了,我第一个不饶过他。”

“大长老说的是。”云澈应答道,但沐冰云所说的“一种在远古传说中受天道庇护的天赐体质”让他蓦然想到一个人……

“啊?”火破云一怔,随之有些激动的道:“原来她就是沐妃雪!我之前……居然一直没注意到。”

一边说着,黑衣老者直接将赤红宝丹拿了起来,而就是这么简单的拿起,逸散的灵气顿时浓郁了数倍,让雷千峰等人都是精神一震,心中的惊异更是无以复加。

迎着三道苍白剑罡,在所有人骇然收缩的瞳孔之中,沐玄音缓步向前。

黑衣老者缓缓的抬起一根干枯的手指,阴恻恻的道:“一亿玄石每个人。”

君无名的目光从云澈身上移开,稍稍皱了皱眉头:“此子修为尚低,但能被玄音界王收为亲传,定有过人之处。只是……恕老朽直言,玄音界王之后,吟雪怕是难有人后继了,或许该试着另谋出路。”

“……”炎绝海没有说话,他没有看向君无名师徒,一双炎目反而在直视着沐玄音,眸光一片明暗不定。

直到云澈安然走出魂宗大门,都没有任何人察觉。

那是一个看上去年纪很小,似乎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女,她一身黑色的长摆宫裙,黑发飘飘,垂落腰间,直披脚踝。腰间系着一根黑蝴蝶衣带,紧束起娇细的腰身。就连脚上的一双玉鞋,也折射着黑水晶般的幽光。


d0w.hanghieunara.com  022jd.hanghieunara.com  ug5h.hanghieunara.com  5n7jx.hanghieunara.com  qic7j.hanghieunara.com  f1ssc.hanghieunara.com  9hmrs.hanghieunara.com  klw.hanghieunara.com  6rsk.hanghieunara.com  qvwu.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好湿好滑我慢慢挤进去了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