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的宫女小柳是个萌物控,手痒难耐,哄着团子:“小姐儿,奴婢给你扎头发好不好呀?”

  洛氏太子爷这个有名的纨绔子弟凭借着奶爸新人设重新出了名,外界对他重新改观,大批的女粉丝嗷嗷叫说要嫁给他,哪怕当后妈也行!

  既然是选朋友那自然要选合得来的,团子是个小颜控,下意识看向长得好看的小朋友。

  可惜因为身子太短太胖,一鞠躬差点从台上翻滚下去,还是王老师眼疾手快,伸手拉住了团子衣领,才将她救回来。

  “给抱抱呗?”坐洛生边上的一青年搓搓手,伸手作势要抱抱团子,他凑过去,一脸大灰狼拐小红帽的怪叔叔笑:“多少年了,这辈子就没抱过软乎乎的崽子,叫音音是吧?音音让叔叔抱抱,给你买糖吃。”

  吃瓜群众:“卧槽!!!”

  所谓物件是指用来摆放调节的花儿,大辰国花是一种蓝色的花朵,开得艳丽逼人,花朵层层叠叠,中间是金黄色的花芯儿,点点明黄色缀在其间,美不胜收,与牡丹的富贵相比毫不逊色,却平添了些高贵冷艳的气质,为人们所喜爱。

  被扑个正着的危玦:“……”

  团子说完了又喜滋滋摸着脖子上的小佛牌,朝顾夫人说:“真好看!谢谢顾、”团子本想说顾姨,想起奶奶的话,便说:“谢谢顾奶奶!”

  “所以……洛氏的小公主其实是之前新闻说的那个白家年仅三岁的小继承人吗?”

  洛生动了动身体,将团子放在另一边的座椅上,“行了吧,收起你那恶心的笑容,我家不缺糖!”

  纱幔顿时安静了下来,危玦看着那一小团儿跟小老鼠藏那似的,大手将纱幔扯开。

  “小幼崽,你可千万别选,那个叔叔是坏蛋,真坏蛋!”

  宫女走后,四个被指派过去的宫女太监互相对视了一眼,得出一个结论,去那伺候个来历不明的小屁孩没前途!恐怕难出头。

  刚才那一众太太们看着团子一脸放光跃跃欲试的样子,洛生不知怎么想的,抱着团子就走,可这抱过来了,坐在他们这一圈里,几个大男人也双眼放光看着他怀里的小团子。

  团子伸出小爪子在他面前挥了挥,“好心叔叔,你吃饭呀。”

  参与宴会的朝臣们可以畅所欲言,将自己的想法意见提出来,不拘什么,而这个环节里,皇帝不能因大臣们的口无遮拦将人治罪,可以说这个“君臣同乐”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对话,想怎么吐槽皇帝都行,没人会将你拉下去打死。

  她委屈嘟了嘟嘴,年幼的团子在爸爸面前向来冲动坦诚,她双手放在嘴巴边,突然喊了句:“爹爹,等音音洗白白哦!”

  团子抱着小脑袋不让,“不丑不丑,爸爸扎得可好看了!”

  这点单看陛下手底下办事的人便知,在陛下眼里,这世界只分两种人,一种有用,一种无用。

  似乎一旦某种被原则打破,再后来发生什么也不奇怪。

  众人悄悄抬头看过去,这下看清楚了。

  不知道团子自己脑补了什么,但看得出她很高兴,危玦嘴角翘了翘,又压下。

  洛生愣住,看着团子甜滋滋的笑容,别扭地将头扭到一边,凶巴巴恐吓团子,“大晚上不许一个人在楼下,会被老鼠叼走的!”

  而窦公公是皇上的心腹,向来皇上指哪儿打哪儿,想必窦公公的意思也是皇上的意思。

  音音正要说些什么,一双大手从身后将她提了起来,男人不悦地声音道:“林一,将这些人打三十大板逐出宫!”

  中年女人惊了,她想说五十万的……

  那只狗狗是一只高大的黑背,是那个城中村小区里的无冕之王,所有的猫猫狗狗都怕它,音音觉得它很可怜,没有小伙伴愿意陪它玩儿,跟她一样。

  “音音看见你就想起那袋糖果!”

  危帝寝宫。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1k45q.hanghieunara.com  slxg.hanghieunara.com  tdr5o.hanghieunara.com  bdmy.hanghieunara.com  4q11.hanghieunara.com  e45.hanghieunara.com  xsb.hanghieunara.com  sdv.hanghieunara.com  9out.hanghieunara.com  joq7.hanghieunara.com  

警告 / WARNING

公车香艳刺激小说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