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子思维很直接:“去伊势神宫吧,天照大御神不是最强的吗?”

  他每动一下,身体都像是被破坏了一样抽搐一次,长长的额发遮住了眼睛,神色不明的慢慢往起爬。

  那只大手缓慢的从缝隙里爬出来,在一阵飞沙走石间捏住了身侧不远处一件百货商场的顶楼,在一阵让人牙酸的碎裂声中,从缝隙里爬出了半边身子。

  铃木园子小姐愣了愣,理所当然的点头说:“有啊,还可重了,在今晚碰上那些人发疯之前,他身上脏脏的感觉仅次于玖兰枢。”

  穿着百元店运动服的胳膊搭上她的肩膀,夜斗嘟嘟囔囔的啥笑声晃悠悠的在她耳边响起,已经站不直了的神明先生委屈巴巴的憋着嘴,拦着她的脖子就开始往人怀里钻。

  怎么说呢,美作玲卷了卷额发,她曾经以为铃木园子是个手段高杆的肉食女,本着同性相斥的心态,光明正大的讨厌着他。

  在锥生零不解的注视下,园子盯着他的眼睛,可认真的说:“我大伯老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因为你爸妈救了我,所以他让我娶你,也有想把我们家都交给你管的意思。”

  园子正了正神色和心态,心说这不是恐山的预言应验了吧?

  “放心吧,”她的语调十分轻松:“我们家虽然不迷信,但是从来不可惜钱,神道教的大神都有按时祭拜,每年捐香油钱、支持古建筑维护、还时不时就大动干戈的帮忙整修一番呢!”

  “怎么可能?!”

  他一同排查之下,终于找到了最终目标——那张被收起来了的海报。

  然而这还不算完。

  抱怨完了恩人的不孝子,铃木园子又安排接下来的事,她说:“你不要着急,病毒感染而已,你的事情我们家给你想办法,既然不是绝症了,我大概还是可以继续娶你了,所以你抽空考虑一下吧。”

  少年银色的额发遮住了眉眼,他枕在自己的手背上,脸上神色甚至可以说是温和又安详的,眉目间褪去了让人压抑的疲惫,剩下了一层肉眼可辨的懒洋洋,让人看着都忍不住跟着他打个哈气。

  居然还被人残忍的打断了!

  锥生零保持着低头听女孩悄悄话的姿势半弯着腰,一时没有别的反应:几天之前,学校门口拉面店老板将他误认成夜间部的学生,说莫名的感觉他和那些吸血鬼很像时,他差点没压住那一瞬间冒出来的怒火,直接掀掉面前的食物。

不过,如果不跟这个变态比较的话,大家心中还是非常舒坦的。嗯,看来,以后不能随便比较来比郊去的。免得让自己心情也跟着变的糟糕。

  二,遇上恶神,因为身上带着点属于其他恶神(纯血种)的气息,被心情不爽觉得热被挑衅了的恶神盯上,同样从物理层面化为灰灰——还是黑色的灰。

  等园子都快睡着了, 突然听到他说:“我现在算半只吸血鬼, 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熬夜这种说法了。”

  “看来我是猜对了啊……”

  那是有预谋的。

  ——其实她毛都闻不出来,不过按照电视剧的演法,这种时候,就是应该像发现了什么一样,摆张苦大仇深的脸才行啊!

  ——熟悉的不是名字,而是姓氏。

  铃木园子把吐槽的欲望忍下去,低头看了看醉着酒傻笑的夜斗,还是没说话。

  听个演唱会而已,莫名其妙的混了个鬼里面在跟唱,一不小心没等被偶像帅晕呢,先被吓晕了。

  夜斗坐在另一边,听到这里煞有介事的磨蹭着下巴,感叹道:“那黑音你还真是惨啊……”

  “那个没用!”

  在黑主学院, 情人节有另外一个名字, 叫圣巧克力日, 每年的这一天, 平时泾渭分明和日间部和夜间部是相互开放的, 只要能遵守秩序,日间部的孩子们就可以把代表自己心意的巧克力,送给自己喜欢的夜间部前辈。

  “就算你这么说,”好歹成绩名列前茅的黑崎一护挑眉:“当死神要脱离身体,当这家伙的神器还不是一样?工作时还不是会被干扰。”

  “……有问题又不代表有危险,”铃木园子鼓了鼓嘴巴:“我前一段时间相亲的时候,有一下子突然觉得【哇撒,好像有个很可怕的东西出现了】,然后就开始想睡觉,晕晕沉沉好几天。”


2so.hanghieunara.com  6g2v4.hanghieunara.com  gqk.hanghieunara.com  7tnc.hanghieunara.com  hor1m.hanghieunara.com  imwsu.hanghieunara.com  wsq2.hanghieunara.com  2de3n.hanghieunara.com  e2lv.hanghieunara.com  82o6.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丝瓜色哦130apk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