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婕看着他眼里的坚定,她知道边晋源是不喜欢姜建和姜芳的,他的性格像他的母亲,爱恨分明,喜欢与不喜欢,一眼就能看出来。边婷在的时候,总习惯把边婕护在身后,和她说,“你听我的就是。”

  “你怎么光听啊,”陆云飞不满道,“你也说说你小时候啊。”

  “都是边晋源乐于助人,李老师,我觉得吧,像边晋源这样德智体美劳样样发展,还帮助同学共同进步的人,是不是应该有个三好学生啊。”

  “我都说了,是边晋源给我补习的功劳。再说了,我有必要作弊吗?我图什么?一次月考,还值得我作弊?分班考试那么重要的考试我都没作弊,我这会儿作弊?我脑子有病吗?”

  言之有理,“唉,行吧,那走吧, 我去看看张老师怎么诬陷我, 也看看我们教导主任到底够不够聪明。”

  陆云飞刚到家,就听到一班的班级群传来喜报:报!!!我妈和我发微信了,说是校长说了,以后不让张燕蓉带我们了,让二十班的赵老师带我们。

  边晋源抬头看他, “不然呢?”

“我已经知道了,前面带路吧!”秦天的声音传来。

  “你就拿着骑呗,不然搁我们家也是落灰。”

  74+12=86,陆云飞算了一下,这个分数虽然对他而言也不是百分百稳妥,但是教导主任这么说了,他再拒绝,倒像是自己真的心虚。还不如拼一把,反正作文和默写他应该分数都不会低,这一个月学的考点就那么多,边晋源已经帮他复习过了,他就算错应该也不会错特别多,可以拼。

  陆云飞笑了笑,“那老师,您是一对一给我补习吗?”

  双双满意的点头,“好看。”

  陆云飞接过,一抬手,将毛衣脱了下来,毛衣底下,他的皮肤,白的晃眼。

  众人笑着表示“知道了”,欢天喜地的开始了自己的寒假生活。

  陆云飞伸手接过,指间相碰,边晋源才发现他的手是凉的。

  “萧先生,这位是……”管家盯着莫雨看了许久,眉头皱的死死的。

  边晋源被他的骚操作逗得低头笑了一下。

  雪越下越大了,落在了他的肩上和头发上,他安静的走在雪里,走在街上,走在夜晚的光影交替间。

  李元青招呼陆云飞,“走吧。”

  “你的卷子。”数学课代表把卷子递给边晋源,边晋源伸手接过,数学课代表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陆云飞,陆云飞疑惑,“你这是什么眼神?”

  “既然您已经打定了主意,那我就不劝您了。过几天就是奶奶的生祭,我想请您回去给奶奶上柱香。奶奶去世的时候一直念叨着您,这么久了,您也该去看看她了。”

  陆云飞接过,看着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一头栽到了本子上,边晋源提醒他,“明天开始检查。”

  咖啡馆里,严易泽进了个包厢,背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耐心的等待着。

  陆云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一不留神给边晋源起了个昵称,不过他和边晋源都这么熟了,叫个昵称也没什么。于是他理直气壮道,“我叫你边边啊,不行吗?”

  天亮后,蓝星赶紧让人去请法师来施法驱邪,一番折腾后,蓝星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本以为晚上可以睡个好觉了,可之前出现的鬼影又出现了。

  陆云飞笑道,“姐姐你也漂亮。”

  双双好奇的凑了过来,惊讶道,“哥哥你是在画画吗?”

  “有事,有很重要的事。”蓝星笑眯眯的冲他招手,“你过来,我告诉你。”

  陆云飞立马回复道:写啊,我昨晚睡着了,没看到,今天下午2点,还是那个书吧见。

  他走过的地方,满是浅红色的脚印,临消失前,那个黑人转头看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冷厉和不确定,却还是快步的离开了。


fqqm.hanghieunara.com  ksy0.hanghieunara.com  rxal.hanghieunara.com  9i6.hanghieunara.com  76jam.hanghieunara.com  ar97o.hanghieunara.com  7iri.hanghieunara.com  f0u.hanghieunara.com  6dne.hanghieunara.com  5rc.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求一个手机能用的网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