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安王妃因着蒋青青跟自己相似的处境,所以尽力地来帮她,把自己的经验尽数传授给她。

  “还好吧,见过几面。”

  欢颜的话音落下,而祝彦琛也不再开口,两个人相对沉默。

  “大家私底下都传开了,从哪里听说的重要吗?这个该死的谢瑾奕,才刚成亲多久,就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看我不好好把他给教训一顿!”

  如今将军府已经彻底断了跟陈氏的关系,眼见着陈氏已经没有用处了,顾立明也便没有了那么多顾忌,他也一早就对陈氏有些不耐烦了,趁着今天这个机会,索性将掌家权从她的手里拿回来。

  “行,那我安排安排,到时候派人来接你。”

  待平复心情之后,欢颜侧头看向身旁的谢安澜,暗暗打量着他,谢安澜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从方才开始就有些……不大对劲儿?

  谢安澜哪里会不知道这陈氏故意‘失言’的目的,眸光一沉,正欲要开口。而他的母亲却已经抢在了他之前,“顾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华国公嫌欢颜怎么了?”

  “你的婚事有着落了?你自己寻的?”顾立明好奇地问道。

  欢颜笑着摇了摇头,“丁姨您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掌家权必须要掌握在您的手里,您想想看,一旦有了掌家权,离顾府正室夫人的位置还远吗?这可是关系到翎儿他将来的婚事。翎儿虽然是顾家唯一的儿子,但是嫡出跟庶出到底是差很多的,若丁姨您被扶为正室,以后翎儿就是顾府的嫡子,亲事也能寻得更好一些。”

  秦雪妍面上浅浅地笑着,不见有什么异样,三皇子亦是跟其他几位公子谈笑风生。

  欢颜自然不能将皇上密旨的事情说给祝彦琛听,她之所以说这么一番话,也是为了叫祝彦琛死心,只让他以为自己是真心爱慕着谢安澜的。

  待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之后,祝彦琛举起酒杯,仰头饮尽,然后将杯子重重地搁在了面前的石桌上,对施展阳道:“要住你自己住吧,我先回去了。”

  结果没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变化,顾二小姐竟是跟奕世子定了亲。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

  “就是让她帮个忙,有她在,不是能吸引一些……小姑娘吗?偏她还不乐意配合,我就只能这样了。”

  定安王妃却是转头看向身旁的欢颜,问道:“欢颜,这是谁啊?”

  “瑾奕啊,跟朕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当日祝家和施家的小公子一同求朕赐婚,你在一旁似乎不关己事的模样,怎么到最后却是你与这顾二小姐成了亲?”

  谢安澜从来不是这么‘热心’的人,就算是栾静宜住的宅子,也是他让成毅去找的,而如今这个秦雪妍要从宫里搬出来住,他却忙上忙下的亲自去找,难免让欢颜怀疑他对那位秦小姐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心思。

  “我知道那傅文清在吃醋。上次顾宣记开张的时候,青青拉着我不放,非要我站在铺子里吸引客人。结果……那傅文清看我的眼神就十分不对,肯定是吃味了呗。”

  欢颜终于忍不住,“青青,你这换了得有三十多套衣服了吧?还没选出一件能让你满意的吗?不过就是去傅家答谢而已,只要穿得得体不就行了。”

  “你们两个先吃,”谢安澜看向欢颜,“我和裴公子出去一下。”

  欢颜不好意思地直起身子来,谢安澜则是轻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牵起她的手道:“我们下去吧。”

  “去吧,要实在不行,到时候我和你谢伯父将他给绑起来,只要行过拜堂礼就行了。”

  待欢颜将谢安澜的话转述给蒋青青之后,蒋青青焕然大悟道:“原来他是见那少将军对你上心,所以起了争抢之心,这两个人还真是有意思,平白无故把你给牵扯进来。”

  “傅公子是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青青向来喜欢一惊一乍的,不经确实的事情就往外说。”欢颜淡淡开了口,“我与奕世子相识许久,若他果真是断袖,我又怎会嫁他?”

  祝彦琛昨天回来之后,一身的伤痕,虽然没怎么见血,但青一块紫一块儿的,看着也极是凄惨。

  那位小姐方才刚说过是几日前见到的,奕世子记性再怎么不好,也不至于这么快忘记吧?

  “欢颜,你也别放在心上,等安澜回来之后,我会好好教训教训他的,你说说,他已经娶了你了,还跟那什么秦小姐纠缠什么劲儿,也不怕被人误会了。”定安王妃一边说着,一边在暗暗观察着欢颜的神色。


m7be.hanghieunara.com  y5ycs.hanghieunara.com  hpq.hanghieunara.com  stt5.hanghieunara.com  c2ne.hanghieunara.com  5l8.hanghieunara.com  9687.hanghieunara.com  9s5.hanghieunara.com  j5g.hanghieunara.com  5e1.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中文字幕亚洲日本99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