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大人疑惑地看着她。

  傅老爷一怔,抬眼认真地看向儿媳,却见儿媳迎着光立在台阶下,清丽的面容白得几乎要化在光里头,面上是一派从容淡定。

  林善舞可不知道袖红这一番自我剖白,夜间她和傅家宝回到屋里关上门,就见沐浴完的傅家宝又在念叨那丫鬟的事儿。

  他在屋里试探地走了几步,又想到娘子,当下便有一股遗憾抑制不住地从心口涌起,哎,傅家宝心想:如果这鞋子是娘子给他做的就好了,他一定天天穿,天天擦洗,可惜娘子自从做了那双草鞋后,再也没有给他做过别的东西。

  就见傅家宝连鞋子也没穿,下了床后直接跳到了他从青林县带回的箱笼旁,他打开箱笼,从里头抱出一个沉甸甸的盒子放到了林善舞面前,示意她打开来看。

第55章

  好不容易到了十二月,京都漫天飘着雪花时,林善舞骑马出了京城。左边是身着铠甲的裕王,右边是另一位将军,她被簇拥在中间,并未着铠,只是一身男装,长发高高束起,骑马踏出城门没多久,发上就落满了霜雪。

  林善舞毫无防备被他突袭,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伸手就要去推他。

第75章

  回声不绝,惊飞了树上不少鸟儿。

  刚一出门,她就遇到了备了马车正要去衙门的傅老爷。

  傅家宝立刻又高兴起来,“不错,我才学了几个月,等我再读几年,他们肯定考不过我。”

  为何说是七八分?因为林善舞肯定,同第一次见面相比,林大姑娘的相貌有了些许变化,看起来是她,又似乎不是她。

  可傅家宝不同,林善舞给他最深的印象,恰恰是头戴白色帷帽、手持擀面杖将数名贼匪击倒的样子,若是将这画上女子手中的利剑换做擀面杖,不正正好是他家娘子?

  林善舞声音慈祥,“这便是我日日带着的,送给你了。”

  傅家宝先是一愣,继而满是不敢置信,他结结巴巴道:“五品官?”这可比上回来他家的校尉高了一品!

  肩膀擦肩膀,后脚跟磨前脚趾,大冷天挤得满身是汗。

  其实也可以寄到那位郝大人的家中去,只不过对方到底是五品官,对于他们这些平民百姓而言高高在上,直接将信往那儿送,她怕影响了傅家宝在对方心中的印象。

  林善舞走进露华轩时,阿喜正笑容满面地送一位挑选了许多脂粉的夫人出门,她一回身,就看见了戴着幂篱走进来的林善舞,立刻惊喜地换了一声,“少奶奶!”

  过了良久,双唇分开,林善舞下意识用鼻尖轻轻碰了碰傅家宝的鼻子,这个动作蜻蜓点水般轻微,却亲昵至极,比任何甜言蜜语都来得生动,傅家宝眼眶微微一热,紧紧抱住她道:“娘子我不考科举了,我跟你一起去。”

  傅家宝一噎,神色有些讪讪,估计是想起来自己曾经说话不算数的事例,但很快他又挺直了脊背,“那是对外人,可你是我娘子,我对你做的承诺都是真心的!我连县试都考过了怎么会突然不想去青林县?”

  林善舞看他眉眼间满是骄傲,迟疑着打开,只见里头整整齐齐码着许多银锭子,她起来掂一掂,数一数,刚好五十八两。

  郝大人摸着胡须,沉吟良久。

  傅家宝见状立刻迎上去,面上也露出真心的笑容,言谈举止间明显对这位老人十分亲近尊重。他先正堂中诸人介绍了林善舞的身份。

  林善舞打开那盒子,再打开裹住糕点的一层油纸,却见那原本应当卖相不错的糕饼,已经碎成了好几块,一眼扫过去,竟没一块是完整的。

  林善舞的动作实在太快,等画翠反应过来时,只能望见一个遥远的背影了。

  林善舞见那丫鬟满脸的惶恐不安,有些不赞同地对傅家宝道:“你吓着她了。”

  傅家宝嘀咕了一句,“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你是想要将我捧杀。”

  林善舞心想傅家宝能做什么惹她生气?她道:“好。”未料刚一点头,她就被傅家宝推倒了。

  面前豁然开朗,是一个十分开阔的大院子,正房前铺着石阶,左右两间耳房前栽了两棵大树,视线绕回来,便见垂花门两侧摆了两座雅致的假山。


agq7.hanghieunara.com  lyi2.hanghieunara.com  xetf.hanghieunara.com  2uuky.hanghieunara.com  egc.hanghieunara.com  oqe.hanghieunara.com  xj5yd.hanghieunara.com  hx6i.hanghieunara.com  f9f0e.hanghieunara.com  20g.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羞羞漫画在线阅读免费版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