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行。”穆星宇不容拒绝地说,“你的长相也会吸引他们。”

  “你查清仇家之后,是不是要去复仇?”唐顺直直地看着穆星宇问。他也不确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只是走到这一步之后,他突然很害怕事情会没完没了。如果穆星宇还要去复仇,那还会一直奔波下去无法安定。

  “你之前答应我的,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唐顺立马仰头喷血三升。

  小骗子这么狡猾,当然不是傻子。

  见他这样,穆星宇第一个反应是得止痒才行。他问了一句:“这也痒吗?”接着顺手用食指一勾,把唐顺的短裤和内裤一起给勾了下来,露出大半个浑圆的屁股蛋子。

  “那现在回到4区就有点困难了。”穆星宇皱着眉说,“哨卡不容易过了。”

  Delta无法作为,Alpha军官也一样。且不说他们无法动平民,就从人数上来看,就算他们想动,可能最后遭殃的还是自己。

  穆星宇在一年前受过很严重的伤,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

  “你不知道?”穆星宇歪起头,“我以为我已经够明显了。”

  “谁说我们要拷走资料了?”唐顺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接着上前一步把穆星宇手里的USB给推了进去。

  这时候唐顺才反应过来,以前在闻到温斯顿神父,或者4区的Alpha军官身上的信息素时,他的内心也没有多大波动。唯有近距离闻穆星宇时,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就会出现。

  “谁要你抱了?明明背我也行。”

  X博士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角落的那个银色铁盒前。

  唐雨看着唐顺紧张的样子,有些不爽地说:“哥,你那么紧张干什么?现在又没有Delta来。”

  自从政府AI成长为超人工智能后,政府的核心系统就变得坚不可破,这其中也包括身份系统。

  “快住手!!”唐顺大吼了一声,但是他的声音完全淹没在人们的叫喊声中毫无作用,哨卡前仍旧转头乱飞,穆星宇已经为他挡下了四五个砖头。

  就在这时,浴室门口传来了唐雨的呼喊:“哥?”

  “我去开门。”穆星宇说完朝大门走去,而唐顺和唐雨则是继续翻看这两个张阿姨的资料。

  “哟。”劳伦斯挤眉弄眼地瞅了唐顺一眼,又看着穆星宇问:“什么时候才是?”

  穆星宇不再逗唐顺,而是坐到沙发上,开始确认明天的行动路线。他虽然去过政府服务器一次,知道它的位置位于政府大楼负二层,但现在要偷偷摸摸探进去也并不容易。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之前。

  “如果是这样,即使黑进了户籍系统,可能也有些难办。”穆星宇说着皱起了眉头。

  后排的唐顺听着两人的对话,心想这两人一定很熟。

  “……没。”穆星宇大跨了两步,把唐顺放到了铁皮桶上。

  “哥哥我这不是关心你吗。”

  “穆星宇,你不要没事找事。”白伊楠皱着眉说,“我不希望惨剧再发生第二次。”

  “唐顺,我另外找人来看看。”陆弘逸看着唐顺愣愣的样子,不忍心地说道。这时候他也没有心思和唐顺开玩笑叫他小宝贝了。

  唐顺说着揪住穆星宇的衣领,猛地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原本穆星宇的身子只是稍微有些前倾,但被唐顺这么一拉,两人的鼻尖几乎只有一拳的距离。

  好在穆星宇了解不少重大悬案的细节,把能利用的信息都用上,将自己伪造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于是顺利通过了生死池AI的审核。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ki2e.hanghieunara.com  qvw.hanghieunara.com  gjhye.hanghieunara.com  ceduv.hanghieunara.com  8hn.hanghieunara.com  xnxw.hanghieunara.com  345.hanghieunara.com  k4l60.hanghieunara.com  uxkg1.hanghieunara.com  ghaes.hanghieunara.com  

警告 / WARNING

手机视频直播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