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浩荡荡的队伍往长安城外出发,街上来往的百姓虽说经常看到有商人运送货物,但是这么大的阵仗,还真实少见,更何况那些马车牛车上放着的,都是些粮食豚肉之类的东西,哪家商队会费劲巴力的从长安城运这些东西出去。

  “这折子是什么时候的!”李泰手中拿着一份折子,脸上略带着焦急之色,看向下方拱手站立的杜楚客。

  “石虎?你怎么来了?”高峻一见是石虎,顿时防卫之心放下了大半。

  席间李泰倒是喝了不少酒,一回到别院,杜楚客便吩咐下人煮些醒酒汤来,冬日里气候干冷,喝了酒,若是晚上稍有不慎,次日便会头痛欲裂,这种滋味儿,可不好受些。

  “好嘞,侯爷,奴婢马上出发。”小吉听说能出府去庄子上,显得甚是兴奋,答应时候,便风风火火的出了书房,准备去马厩牵马出府。

  说是小船,其实也不小,少说也能容下五六余人,带了双层的铜炉,切了两斤羊肉,玄世璟在小厨房打眼一看,竟然还有蔬菜,一打包便全给带上了,厨房里熬制的浓汤正好用来作为底锅,再切两段葱段,最为可惜的是大唐现在还没有辣椒。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今儿个不光是东山侯府这一家,还有几家国公夫人和长安城的一些官太太们,都出来为辽东的百姓和将士们筹集物资呢,听说前些日子她们一起,在玄武搂开设了一个什么晋阳公益基金的商会,好像是专门帮助穷人和灾民的民间组织呢。”

  玄世璟点头:“没错,所以我对佛家和道家,除却那些扶危济人之外,我自然不会去信的。”

  “好吧,既然道长您去意已决,那小侄也就不多做挽留了。”玄世璟稍加思索,也只好应下,孙思邈作为一个医者,宅心仁厚,本就希望游遍天下为穷苦人家看病,只是十多年钱玄世璟这一走,孙思邈也只有留在长安,说实在的,当初玄世璟也是因为自己的私心,所以才求孙思邈留在长安,现在孙思邈想去辽东,玄世璟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呢?

  “吐蕃的地势与大唐不同,昆仑山脉绵延不绝,整个吐蕃境内全都是雪山,地势过高,便造成了空气稀薄,大唐人多数生活在平原,即使偶有住在山上的,那高度也不足以与吐蕃媲美,兕子,人一旦没有了足够的空气可以呼吸,后果是什么?”

  “荆王李元景,莫名其妙的将府上的商队扣押,这件事情,就算是闹到陛下面前,我顶多被陛下训斥一顿罢了,但是李元景的日子,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好过,所以,做人啊,有时候要发挥一下自己的长处和优势。”玄世璟笑道。

  “所以说,顾兄如今考虑的,可不是该如何上战场,而是成家立业,俗话说的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顾兄大为令弟操劳了这么多年了,也该想想自己了。”玄世璟说道。

  “咱们这边准备的如何了?”

  玄世璟跟着府上的下人,一同离开了后花园,走到了院子当中,正好看到钱堆在大厅之中来回的踱步。

  “这是我的侍卫,石虎。”玄世璟介绍道:“石虎,这是我从陇西回来的时候,在路上认识的,顾峰,顾兄。”

  魏征是李承乾的老师,对于李承乾这个学生,到现在为止,魏征觉得甚是满意,李承乾往日的表现也是仁孝有加,不失大唐储君之风范,但是有李二陛下珠玉在前,魏征却是觉得,李承乾身上,少了李二陛下那一种杀伐果断,雷厉风行的气度。

  “是啊,以往侯府吃穿用度紧迫的时候,总想着多赚些钱来补贴用度,现在家大业大了,却还要担心遭人算计。”王氏叹息道:“眼看也到了元日了,钱堆是打算在长安过,还是回二贤庄陪你父亲?这腊八节的时候,你也没回去陪你父亲一同极点一番宗祀,唉......”

  李二陛下合了手上马周写的折子,笑道:“非也,朕说的良臣非恪儿和青雀,而是璟儿。”

  “正是,本王走在太子兄长前,就是为了帮太子兄长筹集物资,待他一到洛阳,接收了物资,便向辽东出发,洛阳富庶不输于长安,若是本王在此......”

“嘿,我倒是要来试试,这所谓的四灵战阵究竟有多厉害!”萧天咧嘴冷笑。

  多的捐百文,少的捐十文,还有捐献衣物麻布等物资,也有捐粮食的,一时间,侯府所搭建的棚子一番热火朝天的景象。

  “没错,即使到最后两家人都知道这是个套,但是还不得不上,毕竟这可关系着佛与道在长安城百姓眼中的形象呢。”玄世璟笑道:“走吧,下去找钱堆,这件事得好好跟他交代一番。”

  “回陛下,那些东西都是小臣让手底下的人四处扒拉的特产,有襄州的土特产,邓州的山珍,还有产自苏杭的特色糕点,反正东西是不少,几位伯伯都有份,陛下若是喜欢,等东西送回来,小臣一定让人打包给陛下和娘娘尝尝。”玄世璟说道。

  “侯爷我今年不是回来了嘛,也算是庆贺侯爷我平安归来,反正一年一次,花费不了许多,侯府留这么多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没什么用,是吧,所以啊,小吉,咱们对于钱财,要看得开。”玄世璟说道。

  “是,侯爷。”石虎应了一声,转身出了房间。

  所以说写折子也是一门技术活儿。

  “王爷,这样,不太好吧,毕竟王爷您身份尊贵,怎能与商人们......”

  李泰笑了笑:“没错,大哥尽管去便是,我和三哥在长安替你掠阵。”

  这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多一些......

  “珑儿,几日不见,聪明了啊,行,派人去看着点吧,你跟高峻之间,也多联系,把李元景的一举一动,最好都告诉高峻,也让他心里有个谱。”玄世璟说道:“对了,珑儿,你和高峻年纪也不小了,日子定好了吗?”


9gmi.hanghieunara.com  gwg.hanghieunara.com  ya6m.hanghieunara.com  atux.hanghieunara.com  2t5.hanghieunara.com  0c2.hanghieunara.com  yqvwk.hanghieunara.com  ic7mi.hanghieunara.com  l0rpn.hanghieunara.com  6lqf4.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黄瓜成年人app破解版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