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你。”凶剑上下打量了钱浅几眼,一脸嫌弃“被他们家女儿打成这样子,是该好好找他们讨个说法。手臂和手肘上的血都干了,浪费!不过凑合吧,伸过来我舔舔。”

  反正他总是找不到合适的同行者,有些强制要求满员的PK位面都没办法参与。反正在此之前,也没人能长期跟他一起玩,连同事都不愿意跟他长期一起玩,不是他嫌弃别人能力差,就是别人嫌弃他挑选位面品味太暴力。

  于是,第二天下班后,钱浅和道长兄弟俩带着工具来警察局“搞娱乐活动”了。老刑警带着徒弟等在这里,还有一些加班的警察在,但谁也没对钱浅他们多说什么,大家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给来“办娱乐活动”的钱浅他们大开方便之门。

  “除了他,我谁也不想嫁。”钱浅摇摇头拒绝了凶剑的建议。

  这份辅政大臣的名单并不包括何丞相和崔大人,同时也没有钱浅的祖父卫国公,但是有掌兵符的靖国公、太尉魏大人,尚书令王大人和光禄大夫卢大人。

  幸好跟着她冲进来的道长已经迅速来帮忙,道长一边冲身后喊着“救人!”一边急急忙忙的和钱浅一起抱住了女孩的双腿使劲往上抬。

  顾凭澜立刻伸出手,一把牵住自己妹妹的小手手,半年了,又能牵着妹妹并肩走在一起,真好。

  “我们去过医院之后,直接上您家看看。”道长笑眯眯:“我哥哥会在您家楼下跟我们汇合,我让他带价目表,净宅明码标价,您放心,不会坑您。”

  “让父皇见笑了。”钱浅和穆熙敬立刻站来,恭恭敬敬的冲着皇上的方向行礼,不敢抬头也一句话不敢多说。

  “你要是担心……”凶剑环顾四周,最后给了个简单的建议:“买点仙人掌养着吧,千万记住,好好养,好好爱护才有用,随便买一盆摆一摆,也不好好照顾,死了就丢掉,那样是没用的。”

  信封里是一份复制的档案,中年男人已注销的身份信息都在这里。许多年前的证件照,到今天看起来其实不太清晰,更何况钱浅拿到的是个复制版,但钱浅还是一眼认出来,这就是常年在立交桥下游荡的那个男人。

  “嫉妒也要好好巴结他!”7788煞有介事的点点小脑瓜:“这家伙以后要代替穆熙敬当两年皇帝,你可不能被他太嫌弃,否则他当皇帝的时候,一个不开心让你去和亲咋办?你跟这位男主见面机会不多,请抓住机会好好巴结。”

  “有这么个皇后娘娘,真为咱们男主的小命操心。”钱浅为穆熙敬担心,不仅仅因为他是自己在宫里多年相伴长大的小伙伴,还因为他是自己的任务对象。

  天哪!这是要干嘛?钱浅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凶剑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把他本体给挖来了吧?!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他真不怕把自己给挪死。

  “宣宣。”道长一看到钱浅就冲她伸出手,也不像平时避嫌的模样,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凶剑将车停在前院,下了车瞟了道长一眼,也不打招呼,直接拎着行李袋和他擦肩而过,似乎还在生气似的。

  医院,大概是“公务”最繁忙的地区之一,随时随地都会有阳寿到的亡灵等着阴差来引路,钱浅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已经看到两三组穿着制服的阴差和她擦肩而过,这些公务员居然还知道蹭电梯。

  小弥望向钱浅的眼神有些陌生,她最后抱歉的冲钱浅露出一个微笑:“对不起,那天我打了你,那不是我的本意,我甚至连你的脸都记不太清楚。”

  屋子里浓重的煤气味让她迅速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但是与男人描述的不同的是,她说烤箱并没有被定时,而是被推到在她身边的地上,插头是扯下来的。

  “我家?!”钱浅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你们想在我家开事务所?”

  “你是哥哥。”钱浅笑嘻嘻却又固执地答道。她早就打算好了,满四岁之后再‘懂事’。

  兄弟俩开始默默的跪在祭台前,也不说话,也不动,时不时叩个头,似乎叩头的时机也很有讲究。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随着兄弟俩沉默的叩头,阴泉似乎真的被安抚了下去,钱浅觉得周围冰凉的空气似乎有一丝丝的回暖。

  只是秦霆煜还没有走到卫国公府的席位,他发现自己的小伙伴顾凭澜已经匆匆忙忙站起来,迎着一个一身红衣的小姑娘走去。

  “看不出啥叫又美又纯真的眼神,但你每次当小孩子的时候,也都有人称赞你眼神清亮纯真,所以大约什么都能演。”7788这样答道:“你当演员的时候,都三十几岁嫁人了,不是还演过少女吗!因此我认为,所谓气质,是技术可以弥补的。”

  太后刚一出来,去庆禧殿探查消息的侍卫就已经飞奔而来,带来了最糟糕的消息,十七皇子已经无力回天,许贵嫔昏厥流产,太医正在全力救治,皇上震怒。

第1112章:老板,我不负责善后(50)(杜锦若加更)

  “还有,今日不是在自己院子里,你说话要注意些。”穆熙敬又背着手小大人一样教训钱浅:“不能像平日一样唤我哥哥,要唤我十六殿下,你可记住了?当着众位大臣,礼数错不得,否则皇祖母和父皇要罚你的。”

  “宣宣。”道长一看到钱浅就冲她伸出手,也不像平时避嫌的模样,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凶剑将车停在前院,下了车瞟了道长一眼,也不打招呼,直接拎着行李袋和他擦肩而过,似乎还在生气似的。

  “你脑洞可真大!”7788一脸嫌弃的吐槽:“嫉妒人家长得好看就直说,古代位面居然还怀疑人家弄了半永久眉毛眼线。”

  “出去旅游都搞得那么累!”这是同事对他的评价。

  也许是听见钱浅要有人来帮忙,女孩子的挣扎更猛烈,她突然狠狠的踢了钱浅的膝盖一脚,然后一把将钱浅狠狠甩在地上。她力气大到不正常,这一下子,钱浅斜斜飞了出去,一下子狠狠撞到公交站台的柱子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52qj.hanghieunara.com  2yf3v.hanghieunara.com  8asx.hanghieunara.com  w6ae.hanghieunara.com  1smg.hanghieunara.com  bqq.hanghieunara.com  oxb9.hanghieunara.com  vbw4i.hanghieunara.com  8a1o7.hanghieunara.com  9i11.hanghieunara.com  

警告 / WARNING

无翼鸟之纲手监狱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