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此时这位神阁中的隐藏天才,却并未注意那无数道瞩目在她身上的目光,她那一对平静如水的眸子,只是注视着远处笼罩在黑暗中的死亡遗迹,眸光闪烁,似是在探测着什么。

那近乎是摧枯拉朽般的摧毁!

牧尘微微一笑,旋即他的手指指向了远处的天空,道:“而且很不好意思,这一次,我的援军,比你要更多一些。”

当血鹰王他们听见牧尘此话的时候,心头都是忍不住的一震,眼神有些惊疑的望着牧尘,后者的意思,是想要在这种时候,借助血鹰卫的战意吗?

三道战灵对峙,片刻后,牧尘与萧天眼中寒芒皆是一闪,下一霎那,三道战意之灵竟是暴射而出,而后携带着狂暴无匹的战意,狠狠的冲撞在一起。

肖莜则开着车跟在后面。

所以那种时候,将军队交给牧尘,也都在他们的接受范围,反正就当是给牧尘帮他们的凝炼“伪战意之灵”的报酬吧。

而至于能否真的破掉那座战阵,恐怕任谁都是没有绝对的信心,而一旦失败,到时候想要再闯出来,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恐怕就不是来时的这些了。

“血鹰碎空翼!”

“周天神印,掌控周天!”

“没想到堂堂天鳄主,竟是如此的胆小如鼠。”牧尘笑吟吟的声音在天空上传开,不过他下手却是丝毫不慢,立即催动九幽卫对着天鳄军追杀而去。

因为这些种种原因,牧尘他们这一次的出动,竟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偶尔有着一些阻拦,也是并没有对他们的行军速度造成多大的阻碍。

大日不灭身的九阳之力,如今已是被他开启到三阳之力,那种力量的开启,犹如是巨龙在体内奔腾咆哮,带来足以扭曲天地的可怕力量。

一些实力强大的势力,则是占据了最靠近这座死亡遗迹的位置,一旦有变故的话,随时都能够抢占先机,而一些实力稍弱的势力,则是只能退居之后,不敢与之争抢这些有利的位置。

九幽也是点点头,总算是将提起的心给放了下来,到了现在,这局面显然对他们大罗天域更加的有利,而这个时候就应该换作方毅,徐霸他们来担忧了。

不过眼下看来,他似乎小觑了这个曾经不被他看重的对手。

裂山王见状,不仅不惧,反而一声大笑,只见得其五指紧握,而后猛的一拳轰出,磅礴灵力犹如洪水般呼啸而出,竟是在其身后化为了一座庞大无比的山岳之影,那一拳,犹如携带着山岳之力。

对于后者,他们并不意外,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牧尘竟然能够凭借着四品至尊的实力,拼到这种程度……

牧尘看了一眼远处,那些原本远远观看他们与这支军队交手的势力人马,也是在此时尽数的散去,倒并没有不开眼的家伙试图趁火打劫,当即他不再犹豫,手掌一挥,便是化为一道流光直接对着死亡遗迹深处而去,而在其后方,大军则是铺天盖地的跟随而来。

撞击的霎那,惊天巨声响彻,狂暴至极的灵力风暴几乎是瞬间成形,然后以一种恐怖的姿态席卷出来,方圆千里之内,都是被笼罩在了那种灵力风暴的肆虐中。

“有其他势力接近吗?”牧尘看向丘山,后者原本是九幽卫中实力拔尖者,这一年借助着九幽宫提供的大量资源,实力也是飞速提升,已是晋入了二品至尊的层次,如今他与其他三位极为拔尖者,被牧尘提升为九幽卫的四位队长,操练九幽卫。

所以,当牧尘与九幽在见到大狩猎战这才刚开始一天不到的时间,竟然便是有着一支诸王的人马陷入了绝境时,方才会如此的震惊。

照片里的女子编了一条辫子,辫子垂落胸前,穿着白色衣、黑色裙子、平底鞋,手握着自行车,看着镜头露出轻浅的笑容,神态十分放松。

他的闭目,持续了十数息,终是缓缓的睁开,在其眸子深处,犹如是有着红光闪现。

而在那三道光影所形成的洪流最前方,三道人影,散发着滔天灵力,灵力如海,即便是隔着远远的距离,依然是奔腾而至。

“诸位,准备一同出手吧。”牧尘看向九幽,裂山王等人,沉声道。

“掌控两种战意吗?真是有够狂妄的。”那萧天同样是眼神微冷的望着这一幕,目光微微闪烁,身为战意天才,他同样很清楚牧尘这种行为是何等的狂妄,因为就连现在的他,如果想要掌控两种战意的话,都是需要极长的时间来磨合,可看眼下牧尘这模样,显然不可能与那血鹰卫有多高的契合度。

“您是因为陆家人的事突然改变了主意?”

按照吴天所想,想要对付这天鳄军,恐怕唯有诸王之中的修罗王的修罗卫,以及裂山王的裂山军等实力极为顶尖的军队,方才能够将其战胜。

这萧天,不愧是玄天殿的战意天才!


ng0gt.hanghieunara.com  lhb.hanghieunara.com  0dmpo.hanghieunara.com  bwis.hanghieunara.com  jrl.hanghieunara.com  uwv.hanghieunara.com  7al.hanghieunara.com  mas.hanghieunara.com  tch.hanghieunara.com  lxnx0.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我老公的家庭教师中字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