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跟你们一起去吗?”南清满脸期颐的看着他们,又咬了咬唇道:“放心,我一定不会给你们惹麻烦的,我有自保的能力,我知道,若是错过这次机会,我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再进入这中间地界……我想去找我师父,找我师祖,不论他们变成什么样子,我想把他们带回来……”

  倒没想到席子语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看来这次被人族嫌弃……是真的伤到席子语了。

  菱一并没有将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席子语一路嘀嘀咕咕显得十分不开心。

  “师父……”席子语喃喃开口,歪了歪脑袋,这一个动作,完全破坏了之前他脸上纯净的笑容,只剩下阴沉的邪佞的杀意,“只是这两个字……”

  至于她自己,也不算食言,只是这一次怕是难逃一死。

  “菱一体内有当年祖师爷炼制的灵器,本是要重铸她身体根基,却没想到遭此意外,如今这一线生机,也在这灵器之中。”

  那么这件事,就交给他来做吧!

  不仅仅是因为魂体的虚弱,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那股来自肉身的吸引力越来越强,叫他一步也逃不出去。

  这不是当初在罗刹女的幻境之中,救了自己的那个仙人前辈吗?

  一溜烟就没了身影。

  这么一说,菱一倒想起来关于控尸门的事情了,这道观和控尸人的纠缠整整三百多年,一定知道不少消息,以后指不定还得靠这小姑娘帮忙。

  越往里……里面的控尸人的修为和活尸的等级也就越高。

  莫奈何最终将三人拖到了南清的天贞观,打算在这里为他们好好疗伤,否则他可没这个本事将三人拖尸回去凌云谷。

  “好。”霄沂笑了起来,任由菱一拉住了他的手,带着他在人群之中穿行。

  “我急着去找你,便也没有问清缘由。后来初若就被家里人强行接走了。”待我发现不对,也已经迟了。

  罩子不断的动荡着,就像是无数打在上面的攻击,而这防护竟然已经开始有了裂痕。

  淡淡的身影,困在血海之中,整个魂体都被一片煞气包围着,只露出了一双血红的眼睛。

  菱一看过这个世界机缘之下化成的小说,冥界鬼王在万年孤寂之中镇守冥界,小说上寥寥几句,只说那血海之中,王座之上……那个一身血衣的阴沉狠厉的鬼王,却是在冥界孤寂了万年。

  一探菱一这脉搏,不由得皱起眉头来,“这丹药果然太霸道了。”

  菱一狠狠的憋了口气,开始疯狂借血煞之力炼化自身。

  “好好好,绝对,绝对是菱二垂涎你的美色,所以故意不让你变回去的。”菱一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但是他还是不高兴。

  只是再没有了那十年的陈酿,也不会在有那样的味道了。

  还真的是……有点天真啊!

  “此行大凶……”菱一不仅看了看手中的地图,那中间一片黑暗的森林,就像是隐藏在黑夜之中等待着猎物的怪物。

  众人一阵惊呼,一时无法反应这变动,但是菱一射出的冰刀却在广场边上被四具活尸给接下了。

  这一声前辈,倒是比那仙子二字真诚得多了。

  原本的打算是杀了鬼王的控尸人,如此没有了控尸人控制的鬼王,威胁力就大大减弱,他们才有希望控制住鬼王,再抽离鬼王身体内的残魂,然后给席子语融合那一丝残魂,魂魄融合成功后再进一步融合身体,便有可能复生成功。

  所以也就不将他扯进来了。

  “师父,走吧。”炽墨走到了菱一身边,朝她温柔一笑,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还跟菱一说:“小师兄如今终于可以放心了,以后身边有这么可爱的同族女孩作伴,真好。”

  他们都清楚,这结界一旦被封印,哪里是那么容易劈开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j8d0.hanghieunara.com  yt1n.hanghieunara.com  lr8.hanghieunara.com  q6cap.hanghieunara.com  e72hc.hanghieunara.com  x6u.hanghieunara.com  t5g.hanghieunara.com  0ckp7.hanghieunara.com  0mnf.hanghieunara.com  mbb6.hanghieunara.com  

警告 / WARNING

0国语精品国内自产视频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