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暂时能住人,慢慢来,不过这次我要调到长安的人可不少,怎么说也得有十几个,到时候钱堆你看着安排一下。”玄世璟说道。

第二十一章:晋阳公主

  披着外袍从凭栏上起身,玄世璟回了房间,好好休息一番,明日一早边去大理寺报个到,就开始着手调查兵部的事情吧,趁着李靖还在前方没回来,若是等到李靖回来,自己再下手,可就得顾忌李靖的面子了。

  玄世璟闻言,恨不得抽自己俩大嘴巴子,让你多嘴,让你挖坑,这下好了,把自己埋了吧。

  钱多闻言笑道:“十多年都过来了,小侯爷也不必急于一时,今日天色已晚,小侯爷有一路奔波,还是先休息,等明日咱们再到庄子上的书房详细的聊聊这些事。”

  “刚巧,在下刚刚就是呆在隔壁雅间,既然公子是好心关心玄武搂的东西丢没丢,现在既然都已说明了,那我们也就不奉陪了,珑儿,咱回去吧。”说完,玄世璟转身朝着自己的雅间走去。

  在杂役的引领下,玄世璟跟着带着珑儿和高峻上了二楼,来到了平日里钱堆用来跟各个掌柜碰头的房间。

  “兕子模仿父皇的笔迹,别说是你,就连大臣们,都分辨不出。”李承乾笑道。

  未过不久,一红翎使双手捧着一封信件跑进了太极殿。

  难不成晋阳公主还在写书不成?

  “报~~~~”一声高喝,划过了夜空,传到了太极殿,传到了李二陛下的耳中。

第四十一章:相识

  “魏王?”玄世璟诧异,随后起身说道:“走,去看看,二宝,那我就把三宝先抱走了。”

  “自家丫鬟要说教也是自家的事情,不劳兄台费心。”玄世璟微笑着看着玄清,眼中却丝毫没有笑意,若不是自己在这,珑儿会不会早就控制不住要将玄清暴打一顿了。

  “你!”珑儿被眼前这年轻人无赖的话语气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恨恨的伸出手来指着这年轻人。

  玄世璟拿过李承乾手上那本《平阳昭公主传》翻开,标准的楷体,晋阳的书法是跟着褚遂良学的,其字体,已初显名家风度了。

  玄世璟用衣袖擦了擦嘴巴,人生就该如此啊,诗酒本应趁年华,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拿来扫兴了。

  “有大点的毯子吗?”玄世璟看向几人。

  现在的大唐,谁敢抢?真不知道录东赞和松赞干布为什么脑子犯二来跟大唐打仗,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得出来这场仗吐蕃一点胜算都没有。

  “虽说是晚了些,但是药师这次打的好啊,吐蕃每每来犯,边境的将士们都是有心无力,这次,算是狠狠的敲打了一番吐蕃了。”李二陛下大笑着说道,这一场胜仗,也让他心中积攒多年的这口闷气都舒了出来:“下旨给卫国公,汉州边境战事已了,着日班师回朝吧。”

  楚至红着脸,垫脚轻轻在妹妹的嘴唇上啄一下:“小影,我爱你。”

  李治闻言,手上一顿:“可是这个我已经送给了兕子.......”

  汉州,唐军营内,李靖微合着双眼,神态淡然的对身边的副将说道:“陇西道的两万吐蕃人......既然下来了,就别回去了,陇西是个好地方,用来埋骨,再合适不过了。”

  “大人客气,学生愧不敢当。”虽然玄世璟年龄不及顾远城,但是官职身份摆在那里,顾远城是饱读诗书的士子,礼数自然是不会少:“既然如此,学生送大人出去。”

  没有了新城公主,年仅十岁的晋阳公主就成了李二陛下最年幼的女儿,每当想起晋阳公主,李二陛下的嘴角总是不自禁的上扬。

  走在去太液池边的路上,李泰看着玄世璟说道:“小璟,现在的暖阁已经被父皇和母后赏赐给了兕子作为她的寝殿了。”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解不了呢?”眼珠一转,鼓了鼓腮帮,晋阳公主咧嘴笑着看向李治。

  这也是刚刚在朝堂上看到李泰,所以才想起了这件事,所以赶忙跟自家父皇告辞,秋千的事儿,她可是惦记了好久呢。

  “程伯伯放心,处默兄长在那边一切安好。”玄世璟说道:“若这次不是处默兄长在前方英勇作战,恐怕吐蕃人这次可就在陇西闹翻天了。”

  又烤了一会儿,玄世璟拿出几串肉串,放到旁边晋阳公主的盘子中:“来,尝尝璟哥哥的手艺。”随后又将肉串分给李承乾和李泰李恪一些。


ryghb.hanghieunara.com  uj9.hanghieunara.com  1kkj.hanghieunara.com  xey63.hanghieunara.com  bajbi.hanghieunara.com  7jb02.hanghieunara.com  b7f.hanghieunara.com  pjm.hanghieunara.com  wr3.hanghieunara.com  m40n.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高清无插件在线视频直播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