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朋娘受了这回气,彻底在三儿面前抬不起头来,回去后就气得起不了身,拖拖拉拉气了一年半载,活生生给呕死了。

  她并不为把自己的伤疤揭开而感到难为情,打小她就知道,什么难为情都是空的,只有活下去,才是真的。

  每一次上课属她听得最入神,有碰到听不懂的地方,会仔细记下来慢慢琢磨,她的作业也做得很用心,即便是最难的算术,也从不含糊。

  她惊魂未定的爬起来,听到那一坨东西发出一声□□,原来竟是个人!

  于先生提醒她:“就读你写的《生活杂感》。”

  考试月比较忙,所以更新不稳定,过了这阵子就好了

  容真真神情恍惚,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孔芸在身后冲她喊了一句:“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潘二娘现在的那个男人,叫老丁,在南门街菜市口开了家窄窄的小店,唤作老丁馒头店。

  这回可没有大红花轿了,潘二娘只是坐着辆洋车,就那么走了。

  容真真疑惑的看着她:“还有什么事吗?”

  赵志看着她这副蠢模样,反倒气笑了:“你要涨零用,买裙子?”

  想到这儿,她的眼神变得坚定,直面着赵志的嘲笑,却巍然不惧:“既然二叔要说《民律》,咱们就按《民律》来。”

  听到这番刻薄的言语,容真真这才知道原来新来的同学就是二叔家的女儿,果然和爹说的一样,二叔一家都不是好人!

  灶房锅里的米糕蒸好了,潘二娘喊她去房里拿张蒸笼布,因为是要拿去卖,所以要用白布铺在篮子里,免得米糕沾在篮子上。

  就在赵珍以为自己会被活活打死时,她哥赵明回来了。

  这就不得不提到秦慕的母亲,秦太太,她在外头欠了许多钱,全要靠秦慕这个儿子来还。

  今日她没有来,她甚至不敢来这儿了,只有容真真,背着娘,悄悄儿摸到这里。

  话是这么说,可《华英字典》毕竟是老书了,绝没有修订数遍的《汉英辞典》完善系统,秦慕让了书,容真真心里很是感激。

  他直接将要捐的两分提到五分,想依此让族老为他说话。

  赵老板生意场上最是圆滑,此刻竟有些结巴:“孩子交给你了,我……我先出去招待客人。”转身出去时,他还被门槛绊了一跤。

  容真真哭叫着“爹”,从梦中醒来,浑身抽搐不止。

  赵朋说:“桂花胡同的鸡油火烧爹买不成了,你自个儿去吧……要好好读书,孝顺你娘。”

  “我爹出白摊,卖些热茶,可光卖茶也养不活这一家子不是?这不,我同小翠就出了晚摊卖豆花。”虎子解释了一句,又指着那年轻小媳妇道,“小翠,我媳妇。”

  潘二娘见她这样说,有些难过,觉得自己一片心意不被理解,她讷讷道:“可、可她灵验呐,娘也只是盼你好。”

  赵朋已离世多日了,他的尸骨躺在厚厚的棺椁里,将进入永恒的沉眠,而无论是容真真,还是潘二娘,都觉得他好像还在身边,从未离开。

  莺歌遍布淤青的脸被扯露在天光下,她嘴角甚至还有一道血痕,可见在这之前,挨了怎样的毒打。

  当然,他自个儿不会说他好美色,他只会说他那原配“村气,拿不出手,带到朋友面前叫人笑话”,于是他也学了人家的样儿,养了个女学生做姨太太,陪他见客。

  来上中学的女孩子其实并不多,富人家的女孩大多入学都晚,读几年小学,抬高了身价,就回去等着嫁人了。

  “跪在后面磕,不要来惹我!”

  容真真心里想:秦慕他娘呢?也嫁人了吗?他也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了吗?


nyc.hanghieunara.com  xy482.hanghieunara.com  3yus.hanghieunara.com  3oa.hanghieunara.com  u074l.hanghieunara.com  qgqwk.hanghieunara.com  6d97w.hanghieunara.com  lywm.hanghieunara.com  vosa.hanghieunara.com  aol.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前妻攻略第二季樱花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