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皇子司徒安呢却是刘嫔所出,刘嫔出身并不高,但是运气是真好,不过就是承宠了两次,就怀上了,不过生产的时候有些不顺,要不是舒云授命全力抢救,那说不定就撒手没了,饶是如此,那一次生产也伤了身体,她自知自己并非特别美貌,要不是她生了个皇子,连个嫔位都捞不到,所以一直以来都比较老实安分,并不喜欢出头。司徒安平常也就是个安静的性子,无论是读书还是别的,都不出挑,几乎就是个小透明。

  因此,趁着康熙现在神智还清醒,还没老糊涂,赶紧将储位定下来才是应当的。但是,康熙可不觉得这些臣子有什么好意,只是想着,我还没死呢,你们一个个就要抱新主子的大腿了,简直是罪该万死!

  司徒旻运气就非常好,满手都是好牌,就算是不小心打错了,几个炸弹扔出去,也就能一路横推了!所以呢,这样的皇帝,能有多少需要敬畏的地方呢?所以,让司徒宪将司徒旻当做一个父亲,反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于日后怎么样,那等到日后再说吧!真要是司徒旻为了保证自己的皇权,要对司徒宪下手,那么,他们母子还能束手待毙不成?起码舒云并不是什么会将命运寄托在其他人身上的人。

  事实证明,甄应嘉赌对了!

  司徒旻对于嫡子还是比较看重的,过了半岁,这个孩子终于得到了赐名,叫做司徒宪。万邦为宪,可见司徒旻对这个嫡子的期待。当然,这也让另外两个皇子的生母喝了一肚子的酸水,看看前面两个儿子,一个司徒宽,一个司徒实,比起这个宪字来,寓意就差得太远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指望能在短时间里头就搞定行宫的事情,那是想也别想,而且还劳民伤财。

  舒云猜到了一点德妃的心思,悄悄跟胤禛说了起来,胤禛对此有些为难,为了自个额娘的位份去找康熙,似乎显得太小家子气了一些,舒云劝道:“就算不跟汗阿玛说,也该跟额娘解释一下吧!或者,看看额娘喜欢什么,可以讨额娘欢心?”

  胤礽看着一帮御医围着康熙,紧张地施阵,一个个满头大汗,中风这种事情,要是在短时间里头不能施救过来,越往后越是没法治,他心中气恼,一方面气佟家,一方面是气康熙,康熙对赫舍里家可没对佟家这么优容,何况这里头还牵扯到赫舍里氏,他咬着牙,阴恻恻地说道:“此事既然是自佟家而起,那就去查一查吧!”

  胤礽根本懒得看佟国维那张老脸,康熙对佟家够优待了,结果呢,他们怎么回报康熙的,康熙如今凶多吉少,还不知道能不能再次醒来,胤礽冷哼一声:“岳兴阿临死密奏汗阿玛,隆科多招权纳贿,操纵刑狱,结党营私,违逆人伦,承恩公,得罪了!”说着手一挥,直接吩咐那些兵丁开始查抄罪证。

  隆科多也是大意,他在李四儿身上餍足之后,看着时间不早,压根都没检查一下,就将匣子给了专门送密折的人,然后又去跟李四儿你侬我侬了。

  一直讨论了好几天,一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着手,贸然推行下去,说不定下面那些人就能真的鼓动人造反。

  雍正过世二十年后,继位的弘晖,也就是长治皇帝,在退位为太上皇之前,下了最后一道诏书,表示大清自此以后,但凡身家清白,无作奸犯科之事,皆为旗人,不管满蒙汉回藏,都是一家兄弟,再无分别。

  胤禛在折子上提出了一些建议,表示可以从收回来的欠款里头,拿出一笔钱来,办一些作坊,作为旗人的集体产业,当然,前提是他们需要拿钱入股,入股的钱越多,分红就越多,而且这是强制性的,如果拿不出钱来,要么自个进去做工,用工钱抵扣,要么就是用丁银抵扣,总比让他们回屯来得靠谱一些。至于作坊什么的,别的不好做,什么火柴,肥皂,卷烟什么的,都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再不济,糊火柴盒子,肥皂盒子,卷烟盒子总可以吧!

  第二天胤祥还没走呢,胤禛就接到了宣他进宫的旨意,胤祥眼神立马亮起来了,胤禛也不敢给他打包票,赶紧换了衣服就进宫了。

  至于胤礽,他毕竟是废太子,所以,他也非常消停,老老实实将弘皙送到宫中,从胤禛那里讨到了一个可以让几个女儿婚假自由的承诺,然后就消消停停地住到了康熙当年在保定给他建造的郑家庄,胤禛封他做了理亲王,等到他有了孙子之后,他这一脉就差不多能真正自由了!

  就算是林海过世了,林家的亲族那边呢?那边也是时代耕读传家啊!结果呢,一家子目光短浅,压根想不到这一层!为了吞没林家的家产,仗着国公府的势力,将林氏宗族得罪得不轻,在读书科举这事上头,林家能帮着贾家?做梦还差不多!

  当年教导司徒宪的先生只留下了一个马峥,另外就是让翰林院的学士,甚至是内阁学士,轮流给司徒宪讲学了。

  而如今呢,大家一看,甄家官职不高,爵位也到了头,但是呢,人家简在帝心啊!金陵这边当年从龙的老人那么多,怎么就甄家得了这般殊荣呢?再一看,甄家如今那位老夫人还给当今做过乳母呢,看样子,当今很看重这一层关系呢!

  而这一次出去,胤禛见识的人间惨状实在是太多,多到他想要杀人!胤禛一直以来性格里头都是带着一点天真的成分的,而当他接触到了这个世界最为真实不堪的一面之后,这让他曾经的那点天真完全消失不见了。

  舒云忖度着林海之所以会跟荣国府联姻,也正是因为上面几代人都死得太早,林海在文官那边也找不到太多助力了,这才不得不与贾家联姻。而贾代善呢,之所以答应这个,也是发现自个儿子是没法继承自己在军中的势力了,后代也只能读书科举,才能维持门楣。一家有学问,一家有势力,珠联璧合啊!

  百姓没活路,他们是会用脚投票的,所以,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民乱,地方上头的绿营战斗力那实在是比较感人,指望他们平乱,真是不一定指望得上。

  而胤禛呢,他要忙的事情很多,根本没空去哄作天作地的熊孩子,跟他们玩什么兄友弟恭的游戏。所以,到头来,他跟胤祥和胤祯之间的关系,居然跟其他的那些兄弟差得不多。但是这会儿瞧见胤祥俨然一副哀毁自伤的模样,胤禛就有些看不下去了,劝道:“我知道敏妃娘娘过世了,你很是伤心,只是敏妃娘娘要是在泉下知道你这个样子,也会不放心的!何况,你还有两个妹妹要照顾呢!”

  而如今呢,先帝过世,甄贵妃就差没在灵前哭死了,曾经的那些得意,如今都化作了苦水,还不得不吞下去!她是真希望自个跟着先帝一块去了,也免得遭受之后的折辱。可是问题是,她儿子还小,娘家那边,现在也就罢了,之后呢,只怕就要遭受清算,所以,就算是受不了,她也得忍着,好歹就算是新帝登基了,也不能无故夺了自个弟弟的爵位,而有儿子的爵位在,她还能够保下娘家的一部分血脉。若是她没了,司徒宏年纪还小,回头要是被太后随便选个太妃养着,说不定就养得忘了自家外家是谁了,就算不这样,只需要闭塞他的耳目,让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说不定等到司徒宏开府的时候,甄家那边坟头都长草了!

  贤妃只气得不行,更觉得皇帝处事不公,司徒宽作为皇长子,也是正妃所出,论起身份地位,顶多也就比司徒宪低半级而已,结果呢,司徒旻给司徒宪选的是什么伴读,轮到司徒宽呢?司徒旻大手一挥,来一句,爱妃,你自个做主!以前的时候,贤妃还能对自己说,这是圣上对自己的看重和信赖,但是现在,贤妃是骗不了自己了,分明是司徒旻并不把自个儿子当回事,所以,什么伴读之类的,并不上心,直接交给贤妃做主了!

  胤祉偶然听说有一阵子胤褆不顺心,经常跑到报恩寺,对着喇嘛抱怨诅咒,似乎那位喇嘛曾经跟胤褆提过一些扎小人之类的魇胜之道,然后,傻瓜都能联想得到,胤褆肯定是试过这种事情的。

  倒是胤禟,虽说依旧只是个贝勒,却被胤禛安排进了内务府,接手之前乌雅家还有其他那些获罪的内务府官员离开之后留下的空白,如果胤禟能够顺利对内务府进行改革,那么,胤禛也不吝啬给个郡王甚至是亲王的位置。

  如今一干皇子里头,儿子最多的就是胤禛了,还大半都是嫡子,这让许多明明跟嫡福晋感情还行,但是至今一个嫡子都没有的皇子都有些羡慕嫉妒起来。

  这大概真的是天命,没等胤礽这边发动,康熙那边就因为自个的受迫害妄想症,将胤礽给关起来了,这下子,下面那些人还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认了。

  这么一番组合拳之后,大家都消停了,各家其实手里头都有些钱,如今干脆老老实实忍痛拿出了一批钱财来,先还上一部分,其他的呢,表示需要一定时间来周转,毕竟,将家里的那些不动产还有什么古董书画之类变卖,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尤其如今还是一大堆人要变卖,肯定市面上都要压价,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家都担心,自个要是动作慢一点,就要被当做典型杀鸡骇猴了!

  十三如今在家是真的憋屈,另外就是恐惧,他真的害怕,这辈子康熙不会原谅他,然后将他视若无物,作为一个没有爵位的皇子,他的出路是真的不多,总不能一辈子靠着自家四哥接济吧,他也丢不起这个人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uyc9.hanghieunara.com  lbnv.hanghieunara.com  peh.hanghieunara.com  ahw.hanghieunara.com  1m6.hanghieunara.com  lsqr.hanghieunara.com  8js.hanghieunara.com  joj7c.hanghieunara.com  mxp.hanghieunara.com  txy.hanghieunara.com  

警告 / WARNING

韩国漫画图片 遮羞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