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就神王,无疑便居于当世至尊之位,立于这样的高度,自然让武归克在神武界的地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对世界的姿态也同样和以往完全不同。

但问题是

云澈:“……”(她居然知道梵魂求死印的事,是倾月告诉她的吗?)

“……”火破云也定在了那里,同样一动不动。

哪怕其他的魔神都早已在外混沌全部葬灭,只余劫天魔帝一人,她若来到如今的世界……别说东神域,就是十个、百个如今的神界,都绝无一丝一毫抗衡的可能!

而……哪怕把神界所有强者的脑袋集中起来,也绝对想不到那一年在轮回禁地,他和神曦之间发生过什么……

“末厄大人与邪神一战,谁胜谁败,当年无人知晓,就连夕柯和黎娑大人都毫无所知,知道最终结果的,应该就只有末厄大人和邪神,我当然更无所知……但,我当年读取了你的记忆,我的认知,结合你的记忆,却让我看到了许多早已被历史尘封的秘密与真相,其中,就包括末厄大人与邪神一战的战果。”

“我不知道,但是……千万不要去。”水媚音的脸颊全然没有了方才的浅笑嫣然神采飞扬,而是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惊悸感:“刚才龙皇前辈看你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很害怕……我的感觉一向很准很准,云澈哥哥,你一定要相信我。”

“嘻嘻嘻嘻!”水媚音开心的笑了起来,她忽然向前,拉起了云澈手:“我带你游览宙天界吧,这里我来过好多次。”

而一切的变化,都是从自己和她那一场灵魂之战后发生。

这个世上没有平白的获取。得到了多少,就该付出多少。我因邪神的传承而拥有了如今的一切,那么就应该担负起相应的使命职责。

“嘿嘿,我现在觉得那些坏人一点都不可怕了。”小云澈一抹脸上的脏污,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上下看了夏元霸一眼,担心的道:“元霸,你看上去好像又瘦了好多,是不是修炼太辛苦了?”

云澈翻了翻白眼……这货虽然资质惊人的高,但也就这点出息了。

云澈与夏倾月在前,脚步不紧不慢。

她对云澈说的这些真相,的确大部分反而是来自云澈。

“于人于己于恩,我都没有理由不去。”

共有一千多人,全部是神道修为,大部分为神元境和神魂境,少数为神劫境,而为首之人……神灵境的修为,似乎还有冰凰血脉,而且感觉上……还有些熟悉?

遇到了邪神的“两个”女儿——红儿和幽儿。

“对。”沐玄音微微收紧双眉,除了星神界的人,她是世上唯一一个知道“邪婴”因何而诞生的人。

“但它们从不会踏出自己的领地,也从未有人见过它们。发现并知晓它们存在的,只有宗主……也就是我们吟雪界的大界王。”

一道空间玄光闪耀而起,带着云澈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云澈满是骇然的脸色,沐玄音冷冷道:“是不是很惊讶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个问题,你该好好问问你自己!如果你不主动释放黑暗玄力,那么,你身上的这个秘密便永远不会暴露。可惜,你却总是自作聪明,自以为是!”

透体而过的冰凰神影却没有就此消散,随着沐玄音气息指引,它在空中划过一道华丽的圆弧,然后如一枚蔚蓝流星,坠向洛孤邪的所在。

在这个世界,他欠下了很多恩,也留下了无数的恨与憾……

“你不用自我否认和怀疑,就是你脑子里浮现,那个你认定早已死了的人。”

共有一千多人,全部是神道修为,大部分为神元境和神魂境,少数为神劫境,而为首之人……神灵境的修为,似乎还有冰凰血脉,而且感觉上……还有些熟悉?

她的出现,她的存在,就像是在这冰雪覆盖的世界中,展开了一朵傲然孤放的净世冰莲。

“你如此说,我很欣慰。”冰凰少女道“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我都无比感激和庆幸着世上有你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希望的存在。”

激动振奋的情绪如潮水般在守城玄者间扩散,又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向整个幻烟城。

而幽儿……


p07he.hanghieunara.com  9na.hanghieunara.com  3i2.hanghieunara.com  nwat.hanghieunara.com  17g.hanghieunara.com  uvg.hanghieunara.com  knfq8.hanghieunara.com  k24.hanghieunara.com  qh2.hanghieunara.com  0asof.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寂寞视频一对一视频app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