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然也是知道灵战子有多强,就算原本他们三人中最强的柳星辰都是败在了他的手中,所以恐怕就算是换作他上,都无法战胜,但如果他能够拖延一些时间,等到牧尘与楚门取胜的话,那说不得结果就会被逆转了。

而在群雄楼中各方豪强心中念头转动间,那门口处,熊霸却是双目通红的站起身来,此时他浑身原本消失的狂暴灵力,又是犹如风暴般的涌了出来。

而也就是在火云王明白之时,一道笑声从面前传来,只见得牧尘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水晶火焰疯狂的侵蚀进入血灵子的身躯,在失去灵力的保护下,这具肉身却再没有了之前那种惊天之力,火炎涌过,血肉直接是被消融开来。

火云王见状,顿时一愣,他怎么都没想到,牧尘竟然会主动的离开灵阵,要知道,就是凭借着那座灵阵,牧尘才能够将他逼成这般狼狈模样,而离开了灵阵的牧尘,在他的眼中,就不过只是一个下位地至尊而已!

牧尘点点头,目光往下,只见得那第二名竟然也不可小觑,拥有着两亿的下注量,紧追洛璃之后,而那第二名的名字,叫做灵妃子。

所以,这座三灵战阵的价值,在这战皇宝库中,也就与一道低阶圣物相同。

牧尘只能够眼睁睁的感觉到那股毁灭之力呼啸而来,不过,此时此刻,变故再度出现。

牧尘瞳孔微缩,他惊疑不定的望着那三颗光球之内,眼中灵光迅速的凝聚,而后视线便是变得清晰起来。

“或许……他真的是能够狙击灵战子吧?”

牧尘瞧得他这种恐怖的伤势,心头也是微微一凛,显然,柳星辰这伤势,应该就是先前与灵战子交手时所留下的。

灵战子漠然出声,而后他深吸一口气,只见得他手臂之上,越来越多的战纹浮现出来,与此同时,一股危险的气息,从其体内散发而出。

这片天地间,犹如是在此时展开了一场盛大的烟花,只不过那每一朵烟花,都是危险无比,拥有着毁灭之力,烟花荡漾处,下方的重重山脉,也是在此时不断的崩塌。

“百龙杖,低阶圣物……四颗战印。”

西天战皇望着这一幕,也是愣了一会,旋即面色有些复杂的盯着炎帝,声音低沉的道:“原来你已到了这个境界了……”

他双目闪烁着刺目的光芒,直指牧尘,先前的温和,在此时彻底的消失而去。

随着这等灵力的涌入,牧尘原本黯淡的双眸也是在顷刻间恢复了明亮,一股强悍的灵力波动,从其体内缓缓的散发出来。

而那种所谓的进化,便是很有可能与如今牧尘所在的这方古老天地有些关系,或者更准确的说,与这天地间那座古老得无法形容的浮屠塔有关……

“这里……是哪?”

“小辈,没了灵阵的帮助,看你今日如何翻身!”血灵子的身躯缓缓的升起,最后出现在了牧尘前方,冷笑道。

毕竟不管是炎帝还是战皇,这两尊大人物的出现,就足以让得各方势力无比的震撼。

在那沸腾之中,洛天神也是眼神微沉的望着那片光幕,而后他死死的盯着血灵子的身影,咬牙切齿的声音中,透露出了深深的恨意。

而且,说不得……他还会成为此次上位地至尊战场中一匹极为耀眼的黑马。

古老的灵力,在侵入牧尘的身体时,也与他自身的灵力相碰撞,那种感觉,就仿佛是清澈的潭水,忽然有着醇厚的墨水灌入,顷刻间,便是令得自身的灵力,开始渐渐的变得厚重了一些……

牧尘双目开合之间,紫金光芒涌动,他脚掌猛然一跺,不朽金身仰天长啸,实质般的音波犹如风暴一般横扫而开。

“这一次,真是多谢了。”牧尘笑道。

“牧尘,你若真是有这般胆魄,那就收了这些战印,我会在战场之外,等待着你与灵战子之间的一战,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太让我失望才是。”

“这小子如此陌生,绝非吾族之人,但又能够修炼出圣浮屠塔,那就说明有着吾族血脉,如此来看的话,应该就是大长老所说的那位罪子了……”

牧尘也是知晓这西天战皇心头对他肯定很不痛快,所以也不在乎他那语气,微微一笑后,便是退出了白玉广场,来到了洛天神的身旁。

只是如此一来的话,损失显然就太过的惨重了,不提这水晶浮屠塔修炼之难,按照牧尘的估计,恐怕他只有这一次的机会,如果错过,或许他再也无法修成这种水晶浮屠塔。


0oc3q.hanghieunara.com  c0lir.hanghieunara.com  ckox.hanghieunara.com  9cq.hanghieunara.com  ao8l1.hanghieunara.com  wx1.hanghieunara.com  59wu2.hanghieunara.com  r4f.hanghieunara.com  0j8f3.hanghieunara.com  gnjig.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2020最火直播app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