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训练有素的厨师,钱浅最不怕的就是试菜。她虽然不知道眼下大户人家流行吃什么,但她知道自己做贵女的时候饭桌上都有什么。而且以前做贵女都要学习掌中馈,虽然不亲自下厨房,但大部分菜式该怎么做她心里是有数的,况且她在现代位面学厨的苦功夫也不是白花的,她现在可是个真正的大厨,怕什么都不会怕试菜。

  “并不是好作品,能不能上菜单还不一定。”钱浅摇摇头,心塞地叹了口气:“我总是不如清瑜,他创作的新菜比我的强一万倍。”

  头一晚上钱浅是用稻草垫着,靠着墙凑合了一晚上,压根就没盖被子,但是薛平贵如果要是长期在她家里养伤,她也不能天天这样靠墙凑合吧?

  春天过去,天气渐渐热了起来,陈氏渐渐显怀,将近五个月的肚子凸了起来,越发窝在屋子里懒怠动,使唤人端茶倒水倒是挺顺溜。她当然不会使唤和她不对盘的王氏,每次都是隔着窗子直着脖子叫唤:“水根媳妇,过来。”

  “77,”钱浅十分不确定地问道:“我真的没有救错人对吧?这位是男主薛平贵?咱们要服务的游客?”

  蓝召雨靠着这个节目结结实实的圈过一批粉,不过节目中要求主厨也利用规定与明星相同的食材烹饪一道菜,靠创意出名的蓝召雨却并没有在节目中拿出更有创意的菜肴,反而做了中规中矩的传统菜式。

  虽然有付清瑜的帮忙,晚餐还是一直到六点才上桌。钱浅做的菜量不多,品种却不少,而且都是费时费力的功夫菜。

  “你该不会是信了蓝召雨那些瞎道理了吧?”钱浅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我现在挺好的,没什么更高的职业理想。我们店的运营刚刚走上正轨,眼下势头正好,为什么不先专心发展一段时间,多积攒点资本。”

  钱浅捂着被指甲刮红的脑门眼圈蓄泪,一副怂包模样的缩在一边。7788愤愤不平的嚷嚷:“怎么又打你,有气没处撒吗?!”

  钱浅自然满口答应,告别了刘嬷嬷转往外走。刘嬷嬷站在门口瞧着她走远了才转回了角门。守门的小厮好奇地打听:“刘顺家的,你今怎地如此好说话?转了不成?”

  而青玉宴这边,不管是付清瑜、钱浅,还是刚刚换了工作的夏叶凉,大家都闷头在厨房忙碌,不管客人是多还是少,都是认认真真的做菜,一点都不焦躁的模样。

  “凭什么我去!我不干!”夏叶凉立刻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开始跳脚:“我又不是主厨,凭什么是我?!香香,管管你老公!该他做的事就应该他去。就像老赵说的,不就是上个电视吗,上了电视也是做菜,有什么了不起的,被人看两眼又不会掉块肉。”

  “今天让你尝尝我做的柠檬挞。”钱浅笑嘻嘻地指着烤箱:“今天的甜点,我特意做了柠檬挞,想让你也尝尝我的手艺。”

  “你说我骂谁?”王家兄弟抄着扒犁,一点都不怂的喷了回去:“谁是贼婆娘我骂谁!你个老不修急着跳什么?怕你婆娘今晚不让你上炕吗?你个老东西上了炕怕是也没用!”

  “我爸妈早就想来看看你了。”付清瑜笑起来:“是我拦着不让,怕吓到你。我这么多年都一个人,我妈早就急了,好不容易有了儿媳妇,你想她能不急着看吗?”

  然后钱浅和付清瑜发现,幸好他们多留了个心眼,预留了晚餐需要的量,否则真的有可能头一次面临随餐面包不够用的窘境。

  “不是吧?!”并非戏剧爱好者的钱浅目瞪口呆:“我一定要找机会把这些戏都看一遍,剧作者的脑洞实在太大了,真让人佩服。”

  “脑卒中你还能控制?”7788小嘴一撇:“有本事你别得病。行啦,别想那么多,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嘛!来看看,咱们这位面收获不错的,积分全拿到,任务评级优秀,你行啊钱串子,越来越靠谱了。”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夏叶凉耸耸肩:“不过跟我没关系。我早就跟他断了联系,我爸和他爸倒是还交情不错。大家都是成年人,他以后走什么样的路子,都是自己选的,自己承担后果就好。他以前那家店其实一直挺不错的,不是他自己作死走歪路,现在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不过我听我爸说,他最近挺消沉的,好像没了以前那种心气儿,以后怎么样还不好说。”

  钱浅烧了热水,找了个木盆倒了进去,紧接着就跑去敲赵全福夫妻俩的门:“爷爷,热水烧好了,在厨房,让奶奶去洗脸吧。”

  爱看八卦的7788眼睛都快不够用了,一直很兴奋地一边围观一边为钱浅义务实况转播:“卧槽!好厉害!那个王氏开始挽袖子了!她要打人吗?哎呀,那个陈氏也不怂,开始拍大腿哭,说那个王氏要谋杀她的娃!哎呀!赵全福暴跳如雷的模样,哈哈哈,他要动手打儿媳妇吗?哎呀呀!钱串子,你那个十九岁的公爹出来了……哎呀你那个公爹不由分说甩了你婆婆一巴掌!”

  7788倒是挺乐呵,觉得钱浅在美食位面的几年真是没白混:“你算是出息了!有这门手艺,在下个位面你大概能活得容易点。”

  他有些委屈地冲钱浅抱怨:“香香,好不容易休假,你要和夏叶凉见面吗?”

  嘶……钱浅眼睛微微一眯。有鬼!这个蓝召雨,怎么又开始戏精上身,冲她笑得那么温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演情圣,一定有所图谋。

  “童养媳?”薛平贵很是意外钱浅这个回答,最终没忍住好奇多嘴打听了一句:“那你怎又会独自在这里?”

  薛平贵不再乱打听,钱浅自然也没啥自报家门的欲望,两个人就这样安安静静地,一个干活,一个呆呆躺着,到了晚间,薛平贵的晚饭还是黍米粥加点心,钱浅很大方的分给了他一点八宝鸭。

  不过……谁关心这个啊!!热度和话题才重要不是吗?至于两个厨师对决之后对他们的生意有什么影响,关他们节目组屁事啊?!饭店赚来的钱又不分给他们节目组,这两位厨师输了赢了也都还是名厨,继续好好开饭店赚的盆满钵满,比他们这些苦逼的电视人舒服多了!

  “谁跟你说好了。”钱浅冲付清瑜翻了个白眼:“你的店现在正装修,很快要开店了,花钱的地方多着呢,店租、人工、材料都是钱,做西餐成本有多高你又不是不知道,当然能省一点是一点啦。”

  “我知道你们要开新店,原来是中餐吗?我一直以为是西餐连锁店,没仔细问过。”夏叶凉有些吃惊的指了指钱浅带来的盐焗鸡:“这是……你为了新店设计的?”..

  “你穿什么都好看。”付清瑜笑着答道,一脸迷之自信。


ljtnr.hanghieunara.com  rlv.hanghieunara.com  8yn4u.hanghieunara.com  fy8.hanghieunara.com  mlc.hanghieunara.com  rh28l.hanghieunara.com  dcb.hanghieunara.com  9bvs.hanghieunara.com  0cv.hanghieunara.com  qgvse.hanghieunara.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nghieunara.com

本站私人播放器永久免费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