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布甲,依照目前被7788设定为史诗级武器的长空的水准,隐匿偷袭布甲,一刀就可以解决,只不过它隐匿偷袭的技能一次只能杀掉一个,中间需要几分钟冷却时间。

  卡尔曼主教按照惯例还是要让钱浅折腾一番,四处跑腿,作为开启转职任务的前缀。就算有77的精准定位,钱浅几乎是直线来回,她还是花了将近三小时才让卡尔曼主教满意,如果让普通玩家来做这些繁杂的跑腿任务,钱浅想,大概没有两天下不来。

  “玩家一叶落知天下秋。”为首的队长语气机械又冰冷:“您违反本城法律,在安全区内伤害他人,按照规定,处罚监禁二十四小时,立即执行。”

  “我最近见过几次青宇学长,”薛景宸一脸淡定的吃着手里的恶魔莓蛋糕:“要不我跟他表明一下我‘黄小美男朋友’的身份?我猜他挺愿意带我回C城去拜访一下你妈妈和外婆。”

  “哪里用得着藏”旁边的高个玩家毫不在乎的答道“铜钱一枚就是比暮景残光厉害,你去弑神战刀问问,所有人都知道。”

  钱浅将新得到的八十级史诗级装备光明战甲穿在了身上,有装备上了有光明魔法增益效果的光明骑士头衔,就出发去跟自己的队友们汇合了。

  其实钱浅自己知道,她真的不算是个优秀的游戏行家,她能在全息网游里稳稳站在等级榜,多半是依赖于自己几辈子当剑客、当武将、当狙击手、当战斗魔法师……所总结的战斗经验、临场反应能力和无限资料包77的金手指加成。

  “剑不错,但是其他装备就不行。”薛景宸微微摇头:“圣骑非常依赖装备了,你这一身实在有些限制实力,而且你现在连个像样的副手武器都没有。”

  “给你五分钟,将人甩掉,迅速赶到坐标XXXX。”

  好在钱浅身后战斗意识不错的薛景宸也很快发现了boss状态异常,他立刻一个凝结,成功的将BOSS冻在原地,钱浅冲上去乒乒乓乓,专门冲着7788提前计算好的要害攻击位置砍,一个一个要害高伤判定从BOSS头上飞起,它的血量逐渐接近第三条红线。

  第一批虚拟固定资产交易很快结束了,就如原剧情一样,弑神战刀成为最大的赢家。这部分固定资产分为定价交易和竞拍两个方式,薛景宸的团队全力以赴,将定价交易资产靠着团队优势抢下八成,竞拍则把最主要资金集中在光辉之城的拍卖行和佣兵联合会。

  “袖儿会长还是惦记点别的吧。我家铜钱可不愿意跟你走。”薛景宸丢下这句话之后,冲杜宁袖微微一笑,抬脚就走,去追自己队伍了。

  “幸好我拉着你。”薛景宸将手握得更紧,把钱浅的手牢牢攥在自己的手心:“否则一定走散了。”

  到了这个时候,也没什么汉子让着妹子的规矩了,竞争几乎白热化,钱浅拎着盾还没走出教堂大‘门’,已经被风舞霓裳超高的一口价结束了竞拍。

  在这期间,岑珊珊无数次联系过钱浅,但很可惜,怂包钱串子并不敢出卖自己的老板,只能不断用重复的理由来回复:“抱歉,在四十级怪区。”

  “咦?对啊!”盗贼疾走大包子凑过来参与讨论:“好像没开队友互助。”

  果然,附近的薛景宸脸一秒黑了,杜宁袖欣赏着薛景宸的黑脸,心满意足的挂断了通讯。

  “我刚刚战斗时是不是犯错误了?”被拽着走的北门浸溪不断回头去看又蒙上迷雾斗篷的薛景宸:“怎么觉得看到我之后,老大的表情不是很开心。”

  塔塔利亚城,薛景宸已经在街上转悠了很久了。等级榜排名第一的大神身穿一身耀眼的装备在城里乱转,早就吸引了许多人的主意,持有各种各样目的的搭讪者很多,但薛景宸似乎心不在焉,只是沿着街道不断踱步,似乎在等人的样子。

  “我刚刚战斗时是不是犯错误了?”被拽着走的北门浸溪不断回头去看又蒙上迷雾斗篷的薛景宸:“怎么觉得看到我之后,老大的表情不是很开心。”

  因此,钱浅非常清楚,她到现在为止,还是个游戏世界的门外汉。她的目的不是做个碾压众生的大神,也不是做个叱咤风云的公会会长,她只是要完成三个与薛景宸相关的任务而已,她在游戏里的所有行动也只是为她的任务服务而已。

  “又不是让你拿来刷小怪,真正凶险的BSS战三分钟够你干很多事了。”77很嫌弃的瞥了钱浅一眼:“这么强大的技能哪找?!升级以后不需要那么长的冷却时间,你努力把技能升级,比什么都强。”

  “别一副守财奴的架势。”薛景宸摇摇头:“跟我一起升级还需要吃烤饼,那不是太看不起了我了。”

  他最近的压力有点大,作为公会会长,他当然有自己的经营思路。他清楚目前形势对她不利,弑神战刀已经开始建城,而根据情报,灭世天罚已经刷到了三枚星辰碎片,如果他再不加紧,恐怕在建城这件事上,会落后很久。

  “对!”薛景宸笑着点点头:“也有许多人不喜欢啃排骨、不喜欢吃螃蟹、不喜欢吃虾,怕把手弄脏,就算是有一次性手套用也不喜欢。”

  半亩方糖看到她要走,忙冲着她招了招手:“铜钱,等一等,这个给你,你最近一直在水晶湖,好多人都说你在刷寒鸦羽。”

  为了维持地位稳定,狙击者联盟最近急于向外扩张,在伊格罗城周边几个城市攻占其他小公会的要塞。战争是需要资金的,狙击者联盟目前当然欢迎外来注资,与薛家大伯一拍即合,顺利达成合作。

  “有吗?可是我真的不挑食。”钱浅奇怪的眨了眨眼。她一个客服龙套任务员有什么条件挑食啊?!赶上人设是富家小姐,她还有能力嘚瑟一下,赶上社会底层的小跑堂或者门派小弟子,粗茶淡饭她不是还得过日子?以前当武将打仗,干啃面饼好歹能吃饱,最惨就是当演员,为了保持身材,每天锻炼不辍还得挨饿,有什么条件挑挑拣拣。

  “你怎么那么了解我我就是这么想的,甩张卡给你。你要是跑了我就找你媳妇要债,我猜你一定不敢跑”

  钱浅八十级的时候,终于把那个从二十级耗到现在的圣堂任务全部做下来了,看见熟到跟游戏里的亲爹一样的卡尔曼主教宣布她完成了全部考验,钱浅心里有些复杂。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6dk.hanghieunara.com  p97x.hanghieunara.com  jrd8k.hanghieunara.com  xcw.hanghieunara.com  m5xgv.hanghieunara.com  wv5h.hanghieunara.com  omp2.hanghieunara.com  21d69.hanghieunara.com  i8o.hanghieunara.com  rde0.hanghieunara.com  

警告 / WARNING

人狗乱欲小说在线阅读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