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光老道一听赵海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变,随后他深深的看了赵海一眼,接着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道友目光如炬,竟然连这些都看出来了,你说的不错,当年我为了炼功,四周的找适合我修练的地方,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但是我的生命却没有省下几年了,为了让自己有时间修练,我就只能借用岳家人的生机了,等到借用岳家人的生机进入到这片空间里,在这里修练,收服那些厉鬼,我就想要离开这里,但是却发现,岳家人的生机虽然帮到了我,却也把我困在了这里,我竟然没有办法破去我自己布置下的法阵,因为岳家人对那法阵进行了多次血祭,我没有办法破开法阵了,我竟然把自己困在了这里。”

赵海随身形一跃,直向另一个人扑了过去,随着他的身形这一动,就听到一声虎吼声传来,这个声音十分的巨大,让那些正在攻击花姑的武者都不由得一愣,随后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刚刚赵海与那个武者之间的战斗,他是看到了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与他实力相当的武者,竟然连赵海的一招都挡不住,现在一看到赵海向他扑了过来,他的心志被夺,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第四百八十五章 嘴硬

赵海看着何中胜的样子,接着沉声道:“何将军,我是青木城的客卿长老,参与到青石领的事情中,对我有什么好处?我与美石城的人,真的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出于礼貌,我愿意配合了青石领的调查,难道说何将军认为这样还不够吗?如果何将军真的认为我与美石城的谋反有关的话,请你拿出证据来,不然的话,是绝对不会同意,有人把我当成一个犯人的。”

香儿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大喜,她马上就接过了笛子,对赵海道了一声谢,随后就摆弄起那笛子来,果然,那笛子里一直有阴气源源不断的进入到她的体内,帮着她进行修练,这种感觉,真的是十分的舒服。

就这样双过去了两天的时间,这个时候,天空中的黑云,几乎已经把血海境所有的范围全都给笼罩住了,而血杀宗这里,也全都准备好了,血杀宗的弟子,全都进入到了玄武岛里,就连血海境这里的岛,也全都被血杀宗给收入到了玄武岛里,可能还有一些剩余的,但是那些岛都是离的太远,或是没有归顺于血杀宗的,算是被赵海给放弃了。

不过赵海对他一直都是笑脸相迎,他也不好做的太过份,所以只能是准哼了一声,往客厅里走去,赵海当然也跟着走进了客厅,香儿跟着赵海进了客厅,而跟着何伟强来的武士中,有两个也跟着何伟强进了客厅。

真文,那就是修真界常用的一些符文了,不过也是修真界里最为低等级的一些符文,这些符文用的很多,但是等级不高,符文的等级,就是跟据其吸收和施放能量的多少来决定的,真文把施放出来的能量,已经可以被修士看得上眼儿了。

这一次血杀宗选出了五万傀儡骑兵,在血杀宗里引起了震动了,血杀宗的很多弟子这才发现,原来平时一些在他们看起来,傻乎乎的,对宗门盲目的忠心,还很喜欢做一些艰苦任务的傻瓜,这一次竟然全都发达了,全都被选入到了傀儡骑兵队之中,成为了宗门重点培养的对象,宗门给他们的待遇,竟然是跟骑兵一样的,要知道骑兵队的待遇,可是整个血杀宗里最好的,这怎么能让血杀宗里的人不羡慕呢。 更新最快

赵海一听香儿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笑道:“以我的实力,当然可以横行天下了,但是有那个必要吗?我们横行天下是为了什么?我们现在的目地,就是找到为什么虚界这里没有火元素的原因,然后找到如何学习火元素的方法,横行天下也是找,现在这样也是找,我们为什么非要去杀人呢?我虽然不怕杀人,但是也不代表我就喜欢杀人,当然,如果杀人可以解决问题的话,那就杀人好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也不想杀人,看看人间的美影,品品人生百态,不过也很好的选择吗?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做的太过火,像现在这样不是也挺好吗?我想经过青石领的事情之后,我们到了其它领地,他们也不敢在轻易招惹我们了。”

看这了这黑山城的县志之后,赵海又从那些书里找到了一些城里人记寻的东西,这些东西竟然也被玄光给收了起来,钉成了一本书,赵海看了看,在这本书里还真的是找到了一些线索,原来这黑山城的生活一直十分的平静,突然有一天那湖水沸腾了起来,城里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随后发现那湖里有黑烟冒出,而那些记寻到了这里也就结束了。

香儿有些吃惊,她好奇的看了一眼赵海的手杖,很快她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他发现赵海手杖上的那颗珠了,正在慢慢的变成黑色,那珠子原本好像是透明的,里面好像是有一座城市的模型,但是却被一层迷雾罩着,但是现在那颗珠子却正在变成黑色,就好像是黑暗要把整座城市给吞没一样。

岳海点了点头,连忙道:“先生请尝尝我们黑石领的菜色,光顾着说话了,怠慢先生了,先生请。”赵海连忙客气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尝了尝黑石领这里的菜色,却发现黑石领这里的菜做的还真的是不错,叶道十分的好。

不过很快的,血杀宗众人的目光,就从这件事情上移开了,因为有另一件事情吸引了他们的目光,这件事情也是从神机堂那里传出来的,虽然说闻于名这个神机堂的堂主,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到了收岛上,但是神机堂也并不是其它的事情全都不做了,事实上神机堂这里,还是有很多的人在做别的事情的,像是炼制一些器,维护真实幻境,制做机关,研究机关术与法阵的结合,傀儡制造等等。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笑道:“这个其实十分的简单,这是因为鬼怪的形状而决定的,鬼怪分为两种,鬼和怪,而鬼一般都是厉鬼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没有实体的,他们其实就像是一团能量的集合体一样,而怪一般指的是那些有实体的鬼物,像僵尸,或是其它的怪尸之类的东西,当然,也有妖物之类的东西,也可以称之为怪,而武士修练的内力,是一种强化自身的能量,这种能力会让你的身体变得更加的强悍,同时增加你的攻击力和防御力,但是这种力量,一般不到一定的成度,是没有办法外放的,他是与你的身体结合在一起的,鬼物多是没有实体的,这就好象是一个人,在打一个影子,你在怎么用力,对于影子的伤害也几乎没有,当然鬼物没有那么强,要是攻击他们,他们还是会受到伤害的,这就是为什么武者对付鬼怪时,一时都会有一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

而那些收入到玄武岛里的岛,也不可能就那么空着,那些岛是需要开发的,虽然那些岛上,原本有一些建筑,但是因为之前的大战,有很多的建筑都被毁了,想要开发,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些都要安排好的。

赵海他们慢慢的向前走着,一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赵海这一天的时间,一直在推衍自己的功法,同时他也在参悟着,火系主阵符到底是什么样的,他想通过参悟其它四系的主阵符,来推衍出火系的主阵符,但是很显然,这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到现在他也没有成功。

高义峰想了想,沉声道:“他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十分的奇怪,他给人的感觉十分的普通,十分的平和,与你见面之后,会给你一种十分亲切的感觉,而且十分的有礼貌,你与他相处,就好像是遇到了你的朋友一样。”

黑水城因为处于与青石领的交界处,商队往来很多,所以商业十分的发达,这城的城主位置,可是一个肥缺,而黑石领的领主家族,正是岳家,岳家当然不会放着这个钱袋子不要了,所以这黑水城的城主是姓岳的,叫岳涛,也是岳家中人。

现在血海境这里跟影界那里的情况,跟原来有很大的不同了,原来因为有天地法则隔着,血海境那里是看不到影界那里的情况的,影界那里,应该也不可能轻松的看到血海境这里的情况,但是因为天地法则的变化,现在影界与血海境之间,看起来好像是只隔着一个天地符文一样,中间没有别的东西隔着,几乎是透明的,所以在血海境这里,就可以监视到影界那里的情况,在影界那里,应该也是可以监视到血海境这里的情况,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赵海才能一直监视影界那里,他用的可不是空间监视,空间监视对于影界那里是没有用的,因为天地法则不一样,所以空间监视,对于影界那里,没有任何的做用,想用空间屏幕看影界那里,只会看到一片雪花,什么也看不到。8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赵海才会如此的奇怪,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黑石城这里会出现这种奇怪现象,这种情况好像黑石城这里有什么鬼怪一样,甚至这里还是一个阴气聚汇之地,但是这种阴气却被压制了,还被阳气中和了,所以并没有对黑石城产生任何的影响,但是如何做到这一点儿呢?是什么东西压制了那阴气呢?这是赵海最为奇怪的地方。

很快的血杀宗范围内,所有血雾里的毒和死气全都被赵海给炼化吸收了,而这个过程也用了一天的时是,这一天过后,血杀宗所有弟子,也全都转移到了玄武岛里,而血杀宗范围内的岛,也被吸收进玄武岛里八层了,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他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道:“有两下子,怪不得说快要成功了,竟然真的做到了。”虽然这么说,但是赵海却是心念一动,天空中的红龙,直向那城主府扑了过去,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那红龙一下就冲入到城主府里,城主府那种如虚如幻一样的感觉,一下就消失不见了,同时那玄光老道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神情也显得十分的萎靡。

等到天黑之后,领主府那里果然派来了一辆马车来接赵海,赵海又跟香儿交待了几句,就直接出门上了马车,那赶车的车夫和来接赵海的人,也没有问香儿的事情,在赵海上车之后,直接就赶着马车往领主府的方向走去。

又过了五天的时间,所有围着玄武岛的符文,突的一收,又全都飞回到了赵海的身边,直接就没入到了赵海脚下的天地符文里,而赵海脚下的天地符文金光一闪,没入到了赵海的体内消失不见了。

赵海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好了,我需要上等的金丝稻扎成的稻草人,每一个稻草人上,都要写上你们岳家一个男丁的名字,生辰八字,还有滴上一滴他的血,每一个人都要准备一个,这个稻草人就是你们的潜身,我要把这个诅咒,转移到这些稻草人的身上,这样你们岳家人的诅咒,就算是破解了。”

第七百四十一章 请辞

真文,那就是修真界常用的一些符文了,不过也是修真界里最为低等级的一些符文,这些符文用的很多,但是等级不高,符文的等级,就是跟据其吸收和施放能量的多少来决定的,真文把施放出来的能量,已经可以被修士看得上眼儿了。

岳涛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笑,他知道赵海说的就是他在青石领那里的事情,他并不在意,他笑着道:“先生不怪就好,先生请,我们到里面说话。”赵海也笑着道:“城主大人请。”说完两人当先往屋里走去,高义峰,孙鹏和香儿三人在后面跟着。

但是赵海知道自己穿的是什么,他觉得自己应该也把这身衣服给弄一下,一想到这里,赵海决定马上就动手,随着他的心思一动,他的身上突然冒出了一团火光,他这样的做法,让一旁看着香儿都感到十分的吃惊,不过一看到他好像没有一点儿痛苦的样子,她也就不在说什么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4yh.hanghieunara.com  ckjju.hanghieunara.com  mjj.hanghieunara.com  plrx.hanghieunara.com  npr8l.hanghieunara.com  6pgq.hanghieunara.com  xg5xk.hanghieunara.com  awv.hanghieunara.com  s7af2.hanghieunara.com  wsr.hanghieunara.com  

警告 / WARNING

妻子的朋友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